旧版网站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 传 真: 0566-7029901
  •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聚焦东至,推出三集广播剧《家风启示录之幸福村的幸福密码》

今日东至 2020-12-02 11:10:18 浏览:612

一百年的望族一百年的家

一百年的风雨有你也有他

请听广播剧——

《家风启示录》——之幸福村的幸福密码

10月26日晚,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午夜书场》播出三集广播连续剧——《家风启示录之幸福村的幸福密码》。该剧是以东至周氏为原型创作的一部广播精品剧。

收听方式

收听方式一:登录wyzs.cnr.cn页面选择点播回放;

收听方式二:关注“文艺之声”微信公众号点击“在线收听”可听回放;

《家风启示录之幸福村的幸福密码》该剧总共有三集,主要讲述了东至周氏家风家训对周氏后人为人处世的影响。周氏家族一直以来以家规家训为传家之本,形成了以“崇儒尚德、培心正业、清慎开明、勤俭乐济”为核心的家风精髓。蕴含着中华传统文化正能量的周氏家规家训,始终是周氏子孙为人处世之根本,在时代的潮流中,在历史的岁月里,激励着他们不断前行。

东至周氏

  东至周氏,又称纸坑山周氏、建德周氏、至德周氏,晚清著名世家望族。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诗人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十九世纪初,东至周家不过蓬门小户一族,但自周馥始,在晚清至20世纪的百年时间里,整个周氏家族迅速发展成为文商并举的大家族。周馥以一布衣之身,奋发图强,官至两广总督。周馥后人周学熙、周叔弢、周一良等更在实业、藏书、学术等领域成果斐然。

周氏家族代表人物

  周 馥(1837-1921),生于安徽建德(今东至县),字玉山,谱名宗培,幼年勤于攻读,青年时因战乱外出闯荡。因一笔好字为李鸿章所赏识,为李器重,协助李办理洋务达30余年,参与筹建北洋海军,协助设立天津机器局、天津电报局、天津武备学堂等事宜。自1881年始,先后任津海关道、直隶按察使、四川布政使、山东巡抚、两江总督、两广总督等职。

  周学熙(1866-1947),周馥之子,字缉之,号止庵,中国近代著名实业家。他曾创办启新洋灰公司、滦州煤矿等,于华北近代工业的发展助益颇多,与当时南方著名的实业家张謇齐名,并称“南张北周”。他还曾任官立山东大学堂(今山东大学)总办(校长)、北洋工艺学堂(今河北工业大学)督办(校长),于近代教育事业亦出力甚多。

  周叔弢(1891-1984),周馥之孙,著名实业家,曾任天津市副市长,1983年当选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周叔弢还是一位古籍文物收藏家。

东至周氏家规

  周氏家规家训包括《周氏家族家规十八条》、《周氏家族周馥家训六条》和《负暄闲语》三部分。其中,《负暄闲语》是周馥为教育子孙后代而撰写的散文体家训,全书分二卷,分别从读书、体道、崇儒、处事、待人、治家、葆生、延师、婚娶、卜葬、祖训、鬼神等十二个方面出发,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和建议,以此约束子孙的行为。

百年家风:见证传承的力量

  翻开《周氏宗谱》,家训六条、家规十八条赫然在目。周馥晚年还撰写治家宝典《负暄闲语》,关于读书处事、待人治家都有详细训诫,要求后世子孙随时参悟以助学力。

勤学习

  家规第三条:“子孙七八岁须入塾读书,朝夕不离书房,勿与邪避之人相近。”周馥认为,第一等好事是读书。他在《负暄闲语》读书篇中告诫子孙,要“眼觑千古之上,心契造化之微”,教育后人读书、做人、做事都要树立大格局。格局大,方可做大事,成就大事。周馥不仅严格要求子孙后人,自己也一生与书为伴。  

从正业

  家训第四条:“子弟如读书不久,急欲谋生,必须力勤正业。”《负暄闲语》处事篇中也提到:“大凡人存心公正,则虑事详审。先审此事于国有益否?于民有益否?即有益矣,能持久而别无流弊否?”要求后人从正业,做正事,以国为重,顾全大局。

  周馥为人正气凛然。他在自序中说:“我任司道日,遇有益于国于民之事,莫不勇往图之,未尝一日偷安。每当利害未明时,先为大府画策。”1875年,周馥协助李鸿章筹建北洋海军,三年后母亲病故,他丁忧回乡。深知周馥才干的两江总督沈葆桢托人致意,希望周馥留在江苏。周馥答复道:“李相国(李鸿章)待我厚,我既出山,安可无端弃北而南?大丈夫出处,惟义是视,何计利害?”守制期满后,周馥最后还是毅然决然地回到海防支应局,为北洋海军建设殚精竭虑。

  辛亥革命后,受内外压力,周学熙创办的滦州煤矿和英商霸占的开平煤矿被迫不公平合并,滦州煤矿以十倍面积只得四成利益,而且管理权尽入英人之手,其结果与周学熙的开办初衷简直南辕北辙。为此周学熙拒绝出任新公司的督办,还在家中写了一副对联:“孤忠惟有天知我,万事当思后视今。”

  周馥孙辈同样谨守家训,看重民族大义,始终将国家利益放在心中。

重勤俭

  家规第五条:“耕读之家勤俭尤为首务,必须饮食有常品,衣服有常式,室庐有常度……若子弟溺于骄奢,用度无节,必致事蓄无资,渐入邪路。”周馥祖父周乐鸣在他十余岁的时候勉励他说:“布衣暖,菜根香,诗书滋味长。”又告诫他说“人能吃苦,自然守分,自然励志向上,贫可致富,贱可致贵。”“他日纵富贵,仍要吃苦做事。不吃苦,虽富贵不能久也,可以我语传示子孙勿忘。”

培心地

  家训第一条:“心为一身之主,身为一家之主。培心地即培家本也。人生世间,百物受用有尽,惟此善根无尽。”周氏后人之所以多诚惠桑梓,跟“培心地”这一家训有莫大关系。

  周学熙曾经回忆,母亲吴太夫人性极慈祥,生平见贫苦人,施济如恐不及。其母曾经告诫周学熙说:“家乡山多田少,生计艰难,汝异日有力,必多办善举。”周学熙谨志不敢忘,他关心家乡建设,热心为家乡办学校、建医院、创讲习所、造大桥、筑河坝、辟义田、修文庙、护文物、捐资编县志等,做了许多泽被后世的实事,使乡人受益至今。1917年天津发大水时,他一边调集启新、开滦公司船只运送灾民到唐山暂避,一边倡捐义赈救济难民。1920年,河北、山东、河南等地大旱,灾民拖儿带女,衣衫褴褛涌进天津,处境十分悲惨,他见之十分同情和痛心,邀集同仁募捐义赈,设立粥厂收养4800余人,直到次年2月给资遣返原籍恢复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