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网站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 传 真: 0566-7029901
  •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周叔弢不惜重金买珍本

张治安 2014-01-10 10:39:52 浏览:1243

周叔弢生活俭朴,无声色之好,连香烟也不吸,唯嗜好收藏古籍。最初,他根据张之洞的《书目答问》,买一些研究旧学的实用书籍,后来无意中得到一部日本印莫友芝所著《郘亭知见传本目录》,里面记载了宋、元、明刻本和旧抄本书,并常常评其优劣,这才开始注意善本。1914年移居天津后,一次有幸买到清代皇家书库“天禄琳琅”旧藏的宋本《寒山子诗》,即开始收藏宋本,并取“拾寒堂”的斋名以作纪念。抗日战争前,他经营工厂,收入是不少的,但是善本书价钱之高也常常使他费力才能得到。1933年,买宋刻汤汉注《陶靖节先生事注》两本书就用了4000元,靠借债才能买成。1936年,他不与日伪为伍,愤然离职后收入大为减少,这年除夕他记道:“今年财力不足以收书,仍然费五千七百余元,结习之深,真不易解除也。所收书中亦自有可喜者,但给值稍昂耳。”

为了买到一本心爱的书,他常常朝思暮想,遇到书商抬价居奇的时候,更是日不能食,夜不能寐。为买书耗费的心血,远比他为此付出的金钱要多。他买书给价公允,如果卖方对书的价值估价不足时,总是以公平价格收买,遇到真正心爱的书就不惜高价,有时明知书商居奇,他也在所不惜。一次用一万元、一两黄金买书也是常有的事。抗日战争前,日本东京文求堂田中庆太郎从我国买去一批善本古籍,他得知后不惜高价,买回了宋刻《东观余论》。1942年,北平的书商从上海买到宋余仁仲万卷堂刻本《礼记》带到天津给他看,他见到这本书刻工印刷都十分精美,毅然以沪币5万元高价买了下来。1944年,他听说有人有岳刻《春秋》在北京求售,正是他已先后收集起二十九卷所缺的首册,先是写信后又亲自前往求购,后来因要价太高未成,此后,他念念不忘这本书,时时问价,然而书价却越问越涨。1946年底,他把心一横,以一两黄金买下了这本书,了却了几年来的心愿。配齐了这部书历时14年。1949年7月,他到北京开会,在书肆看到宋版《经典释文》的一册,并得知这是从故宫博物院所藏的一部中所缺的第七卷,就以重价把它买下来了,并捐献给国家,使珍贵的善本得以完整。

在搜集古籍、漫长的藏书生活中,趣闻轶事也多。1928年戊辰正月十三日,他以重金从北京文禄堂购得宋释道原撰、绍兴四年刻本《景德传灯录》,加上他的旧藏宝佑年刻本《五灯会元》,此两书堪称“双绝”,他十分高兴。得书的第五天又得子,即命名“景良”,欣然为《景德传灯录》撰写题识,情真意切地写道:“深冀此子他日能读父书,传我就家学。余虽不敢望兔床,此子或不可为虞臣呼!”

他苦心买书,一生所得精品甚多,拥有宋、元、明三代的经、史、子、集善本和清代善本书等,还有敦煌卷子200余卷,战国、秦汉古印900余方和元、明、清名人书画多件,真可谓“琳琅满目,美不胜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