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网站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 传 真: 0566-7029901
  •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世纪回眸看周馥

孟繁之 2016-11-25 14:46:58 浏览:1284

20世纪中国,以子弟培养整齐,于文化界、学界有重大影响者,主要以两大文化世家最为著名:一是新会梁启超、梁思成家族;再即是建德(或东至)周馥、周学熙家族。


    以周馥、周学熙、周叔弢为代表的周氏家族,是 20 世纪天津乃至中国北方最为著名的实业家族。周学熙与南通张謇南北齐名,并称“南张北周”,是中国近代民族工商业的领军人物。这个家族“学”字辈后,于“明”、“良”两辈,人才辈出,出了周叔弢、周叔迦、周季木、周志辅、周梅泉,及周一良、周珏良、周炜良、周煦良、周绍良、周杲良、周以良、周与良、周景良兄弟,于人文社科及理工科诸领域,大放异彩,令世界侧目。而新会梁氏,亦不逊色,梁启超后,“思”字辈十四人,除早夭的五位外,其余九人全部成才,且每一个在各自的领域均成绩斐然,臻臻一流,其中思成、思永、思礼三人,更分别是1948年中研院的院士和新中国成立后中科院的院士。一门之内,人才如此之盛,这在20世纪的中国,虽不能说是绝对空前仅有,但也至少是极为罕见的。


  这些都是与他们各自对子弟的培养分不开的。以建德周氏而论,周馥使这个家族由安徽乡下穷乡僻壤一蓬门小户,一跃而为仕宦人家。其晚年所著《负暄闲语》,敦厚之门风、家训,早已寓于之中。周学熙则使这个家踏足民族工商业,由官入商,南张北周,与南通张謇家族南北各领风骚,为近代民族工商业的翘楚。而又自编定《孝友堂家塾课程标准》,严督子弟功课。周学熙曾说,无论世界如何乱,人心风俗如何改变,“道德者千古不磨”,是立人涉世之根本。至周叔弢,经营实业外,则投身文化事业,译书、藏书、校书、捐书,丹铅不辍,被认为是传统藏书家的最后殿军及开明爱国人士,而涉及子弟培养,更是以身教为法度,以“人能笃实,自有辉光”教谕子弟,以是子女十人皆以“取法乎上”为行事信条,积极向学,崇求智慧,眼界之大、个人情操均远迈侪辈。


  周馥在晚清乃至中国近代史上的地位,是与另一位同系安徽出身,在晚清史上赫赫有名、建功至伟的大人物李鸿章紧密连系在一起的。《清史稿》卷 449《周馥传》称:“鸿章之督畿辅也,先后垂三十年。创立海军,自东三省、山东诸要塞,皆属焉。用西法制造械器,轮电、路矿,万端并举,尤加意海陆军学校。北洋新政,称盛一时,馥赞画为多。”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荣禄举荐周馥受阻,李鸿章在写给慈禧太后的一份奏章中说:“吾推毂天下贤才,独周君相从久,功最高,未尝一自言,仕久不迁,今吾老,负此君矣”,称赞周馥“才识宏远,沈毅有为,能胜艰巨,历年随臣筹办军务、洋务、海防,力顾大局,劳怨不辞,并熟悉沿海情形,堪负倚任”。周馥晚年自着《感怀平生师友三十五律》,其第二律即咏李文忠公:“吐握余风久不传,穷途何意得公怜。偏裨骥尾三千士,风雨龙门四十年。报国恨无前箸效,临终犹恨泪珠悬。山阳痛后侯芭老,翘首中兴望后贤。”也是记这一段宾主相得的故实,及与他们二人相关的重大历史事件,感情淋漓,词气俱佳,这些均可看出他们二人的关系。而从历史发展的某种角度说,倘若没有周馥,没有周馥的前后赞画,李鸿章在近代史上的形象和地位,可能会是另外一番样子,洋务运动可能甫一展开即因找不到合适的替手草草收功(就如张之洞的那些花样举措),晚清史上昙花一现的“中兴”局面可能更要打一番折扣。历史就是这样,有垂名千古实则不耐琐碎的,也有默默无闻,实则推动历史进程的,周馥就属后一种,他是隐藏于李鸿章幕后的一代智囊、一代文胆。这些在那些收在李鸿章文集里的公牍奏稿及时人的笔记里,触目可见。曾国藩说:“办大事第一要务是找替手”,李鸿章将他老师这一体悟及感慨在现实的世界里执行并发挥得淋漓尽致。


  周馥于清道光十七年(1837),生于安徽建德(今东至)乡下纸坑山。字玉山,别号兰溪。二十四岁时入李鸿章幕,李鸿章进军苏、常,周馥负责处理军营事务,深得李氏赏识。李氏尝语人曰:“周某用心极细,虑事最精,且廉正有魄力,非时人所及。”1870年,即同治九年,李鸿章自湖广总督调任直隶总督,即招周馥到天津去。次年周馥以道员由直隶尽先保用。几年间,周馥先会办海防支应局,协助李鸿章办理洋务并创建北洋水师,《北洋海军章程》即周馥所手拟。创办北洋水师学堂,规范北洋水师的船舰等级、人员编制、饷俸杂支、员弁升擢、赏罚条例等,周馥贡献,厥功至伟。李鸿章生前,桐城派古文家吴汝纶为李鸿章编纂文集,特写信给时在扬州出差的周馥说:“其中盖多执事底稿,以其有关大计,正不必尽出合肥之手。” 周馥后来谈及这一段故实也说,“咸丰十一年冬,公见余文字,谬称许,因延入幕”;“余从公征吴三年,公剿捻时,余留守善后,旋调直隶,保擢津海关道,例兼北洋行营翼长,复与诸君联络。”


  周馥办事勤奋、周密,从不虚应故事,因此被李鸿章依为左右,视同股肱,以致成为李鸿章督直期间最为得力的记室与助手,与李鸿章相始终。其《自着年谱》云:“从淮军久,与诸将士浃洽,凡营务、海防皆时为商助,使上意下宣,下情上达”,又说:“生平虑事周密,遇外交事尤慎,鲜为人所持。独事了前人未结之案,殊费心力,未尝归过前人也。”至于其为人,周作人在《饭后随笔》中那则《周玉山印象》最是生动如见,流传颇广。此为知堂回忆他在江南水师学堂作学生所记,时为1906年,周馥时任两江总督,知堂云:“〔周馥〕站在体操场上穿了长袍马褂,棉鞋也很朴素,像是一个教书先生模样。……实在那一天给予我们一个很好的印象,可以说在五十年间所见新旧官吏中,没有一个人及得他来的,并不因为他教我们办局子,乃是为了他的朴素、诚恳的态度,不忘记我们两个留校的学生,这在刘坤一、张之洞、魏光焘大概是不会得有的。”如此,周馥之举止行藏大概可以想见。


  周馥在晚清同时以治河著称,当时人称其“精研水学,河工声绩,民称至今”。《清史稿》本传亦备详其事,可参。晚清名士于式枚(于式枚与文廷式、梁鼎芬、志锐、志钧同学,俱受学于岭南大儒陈兰甫)亦云:“制府于治河,既有专书(指周馥著作《治水述要》《河防杂着》),其见于各诗中者,精思伟论,名章隽句,纷纶洞达,如读条议,可证经说,可补史志,最为奇作。”周馥于光绪三年(1877)先署永定河道,治河成绩卓著,改任津海关道,办理交涉事件,兼北洋行营翼长。以后又帮助李鸿章会办电报官局,办天津武备学堂,延外国武将为师,派各营弁卒来堂肄业,一切考课奖赏章程,皆出周馥手定。甲午战争爆发,周馥为总理营务处,于前敌联络诸将,体察军情,关内关外奔波跋涉,军械粮饷,转运采买,萃于一身。他自己在《年谱》里说:“艰困百折,掣肘万分,然自始至终余未尝缺乏军需一事,故战事虽败,而将官无可推诿卸过于余也。”《清史稿》本传亦说:“中日开衅,馥任前敌营务处,跋涉安东、辽阳、摩天岭之间,调护诸将,收集散亡,粮以不匮。和议成,乃自免归。”


  八国联兵内犯,鸿章为议和大臣,总督直隶,未赴任,即请旨调周馥北上署直隶布政使,赞襄京畿教案。折冲樽俎,备尝艰辛,《辛丑条约》签订,有周馥的一份功劳。之后以绩劳任山东巡抚,任两江总督,任两广总督,被清廷倚以重寄。光绪三十三年(1907),以年老请告归。山东任上,治理黄河卓有成效,同时周村开埠,抵制了德国殖民者,为挽回利权做了很大努力。《清史稿》记其事云:“馥抚山东,值河决利津薄庄,议徙民居,不塞薄庄,俾河流直泻抵海。沿河设电局,备石工,讫十余年,河不为灾。德踞胶州湾,筑铁道达省治,因占路侧矿山。馥奏开济南、周村商埠相箝制,德人意沮,自撤胶济路兵,还五矿。”两江总督任上,上海英国领事煽动罢市风潮,周亲自赴沪交涉平息。李伯元《南亭四笔》有诗云:“持节东来仰壮猷,旌旗指处大功收。太真涕泪临江洒,多少苍生拜码头。(原注:玉帅莅沪,人心大定,此次变涉,能得和平之结果者,皆玉帅坚持之力也)”周馥晚年所著《负暄闲语》“处事”门云:“我但求有益于国于民,何尝计及一己利害,及到山东到两江,间遇外人要挟,我从未尝轻许一稍损国体、稍拂民心之事,亦从未与外人以借口之端。”


  周馥于 1921 年公历 10 月21 日因病逝世于天津,享年85岁。溥仪小朝廷赠谥“悫慎”。其一生,事功之外,著作亦伙。其殁后翌年(1922),其子弟刻有《周悫慎公全集》,皇皇三十六巨册。所收皆其生平主要著作,计有《周悫慎公传记资料》(《国史本传》《荣哀录》等)一卷、《周悫慎公奏稿》五卷、《周悫慎公公牍》二卷、《玉山文集》二卷、《玉山诗集》四卷、《易理汇参》十二卷、《治水述要》十卷、《河防杂着》一卷(收《黄河源流考》《水府诸神祀典记》《黄河工段文武兵夫记略》《国朝河臣记》四种)、《负暄闲语》二卷、《周悫慎公自着年谱》二卷。总字数约 500 万强,亦可谓著作等身。


  其著作,《治水述要》诸篇外,诗文最具特色,不逊时流。晚清胜流于式枚曾有文称道,称周馥诗文“于内治外交之得失,文武人物之盛衰,尤三致意焉,至今读之,陈迹历历,如在目前。说武乡之故事,感临淮之遗法,足为一代之史才,非独一时之治谱也,信可传矣。”徐世昌《晚晴诗汇》谓:“悫慎早岁即为李文忠参佐,文忠督畿辅,筹海治河,练兵兴学,悫慎无役不预。洊历节镇,声施烂然。晚年纳节,寄居析津,养舍优游,深揅易理。其所为诗,旨在微婉,而辞归赡实。自序谓‘弦外之音,识者当自得之’,盖其身处高明,时当中晚,寄兴所在,固不屑屑以风云月露论工拙也。”赵元礼《藏斋诗话》也说:“建德周玉山尚书馥,侨寓天津,年八十余,精神矍铄,读书作字不倦。曾以新刻《玉山诗集》二册见赠,受而读之,激切处似少陵、次山,闲适处似香山、务观,必传之作也。其中警句如《过海》云:‘可怜无限黄粱梦,同破天鸡第一声。’又《侯家林舟中》云:‘重裘三月冷,小酌一灯亲。’又‘禾深晓露酣’五字尤佳,非秋郊晓行者不见此景也。”


  周馥诗最具国际知名度的是一首《过胶州湾感怀之作》,现藏美国白宫,系老罗斯福总统倩周馥亲手所书诗轴,句云:“朔风雨雪海天寒,眼底沧桑不忍看。诸国共称周版籍,斯民犹是汉衣冠。谁人持算盘盘错,当局拈棋着着难。挽日回天宁有日,可怜筋骨已衰残。”所记当是周村开埠,与德人纵横捭阖事,弱国无外交,诗人悲怆之感、“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之情跃然纸上,即使今日读来亦不由一叹。

(孟繁之  《中国文化》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