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网站 咨询热线:0566-3321087

最新图文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3321087
  • 传 真: 0566-3321087
  •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诗书传家久 耕读继世长

宋元明 2016-11-25 09:45:38 浏览:3915

纵观历史,盛不过三代几乎成为定律,而来自东至县纸坑山周家却正演绎着百年兴盛、大家辈出的传奇神话,成为历史上数得着的名门望族,被人们誉为“安徽的大宅门”。

1862年的春天,一个相貌儒雅的青年走进了淮军大营,迈出了周氏家族走出大山的第一步。他就是周馥,一生追随李鸿章襄办洋务,十余载甘居幕后,为李引为股肱,最后官至两江总督、两广总督,从一介寒儒终至封疆大吏。其子周学海、周学铭光绪十八年同登龙门,一门双进士,轰动一时;四子周学熙投身实业:开平煤矿、启新洋灰、北京自来水、中国实业银行、跃华玻璃、华新纺织……无不涉猎,成为民族工业的翘楚、北洋实业界的领袖,两度出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与张謇并称“南张北周”。邮票大王周今觉、藏书家周叔弢、实业家周志俊、戏单大王周志辅、佛学家周叔迦、金石学家周季木等第三代更是群星辉耀。第四代开始向学术转型,专家教授层出不穷,翻译家周煦良、数学大师周炜良、红学家古墨大王周绍良、史学泰斗周一良,皆为学界鸿儒巨擘。如今第五、六代,更是遍及全球,形成能文工书、文理并重、泰斗耸立的学术大家族。我想周氏家族之所以可以绵延百年、兴盛不衰,靠的不是祖宗荫庇、也不是万贯家资,而是其诗礼传家的优良家风。


重视品德修养。晚年的周馥,含饴弄孙,循循善诱,精心培养孙辈,与孙子周叔弢的对话形成了散文体家训《负暄闲语》,是留给家族后世的一份宝贵精神财富,堪如《颜氏家训》相比肩。《负暄闲语》分别从读书、处事、待人、治家、延师、婚娶、祖训等各个方面提出要求,约束子孙的行为。要求子孙廉俭礼让,谨言慎行,勤苦读书、勤俭节约、乐善好施。它既是周馥一生官场的经验总结,又是自己为人处世的经历体会,奉为周氏家教的圭臬,是家庭教育的成功范例和一部优秀的教科书。周馥对子女教育也很重视,写示儿诗23首,其中《示海铭二儿》写道:“武候戒子书,淡泊与宁静;圣人为世师,忠恕重垂警;所贵收放心,欲绝外物屏;改过如扫地,时见尘满境;读书如尝食,甘苦在心领;一步一从容,即事即思省;久久心自明,豁然开万顷;矢志金石坚,造物难为梗”,他写到更能做到,周馥为李鸿章当总文案时间很长,长期得不到提拔,李鸿章曾不平地对友人说:“吾推毂天下贤才,独周君相从久,功最高,未尝一自言,仕久不迁。今吾年老,负此君矣。”但周馥从不发牢骚,叫不平,正是耐得住寂寞,后一步一个脚印升任布政使、巡抚、总督。从李鸿章为周馥父亲周光德写的墓志铭看,周馥父亲也极为重视家庭教育:“平生持躬艰苦,治家以礼,教子弟严而有法,性慷慨好善,谋忠友信,乡里有称”。周学熙晚年归隐北戴河,吟诗作文,留下了很多诗作,并将诗稿“付儿辈笔录存之”,他在《示儿最后语》中写道:“先公笃信程朱学,孝儿传家忠厚传。门祚兴衰原有自,愿儿诗礼教诸孙;祖宗积德远功名,我为功名累一生。但愿子孙还积德,闭门耕读传家声”。 周氏族人恪遵先祖遗言,温良谦恭、磊落巍峨,注重品质修养,因此“长盛不衰,代有人才”。


身教重于言教。周馥的原配夫人吴太夫人一生广做善事,在老家成立第一个慈善机构——乐济会。用平时积攒的一万银两,在无为买田1000亩为义庄,以稻米和租银赈济贫民、灾民,被乡人称为“活菩萨”,朝廷为表彰她的善举,在南门岭建牌坊一座,赐其为“一品诰命夫人”。其子周学熙捐款修建安庆迎江寺振风塔、九华山百岁宫、还捐10万两白银,历时三年,兴建钢筋水泥结构的文庙大成殿,还出资办农林公会、蚕桑试验场、缫丝加工厂等,倡导家乡发展实业。周世俊秉承父志在老家办敬慈小学、建仁寿诊所,穷人看病不要钱;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周叔弢将毕生收藏的古书籍、名书画全部捐献给国家。他们薪火相传,代代热衷办慈善,无不渗透着儒家的春秋精义,不愧为众人景仰的“首善之家”。


注重诗书传家。家境并不富裕的周光德很注重对儿子周馥的培养,曾说“富贵当以诗书培其脉,以勤俭植其基”,不惜耗资搜集欧颜柳赵诸帖督促儿子练字,常年不辍。就是因为周馥的一笔好字,才引起李鸿章的关注与赏识。周学熙很重视教育,在家乡办商业讲习所,1922年在秋浦创办宏毅中学,在建孝友堂支祠的同时,又建一座师古堂,仿照父亲《负暄闲语》体例,抄写圣贤格言、家史往事数十万言分投各房子弟,撰《儒行篇书后》付师古堂诸生;1938年,举办师古堂讲座,讲授《孝经》及程朱理学;1941年,他又倡设孝友堂支祠奖学金,奖掖优秀子弟。此外周氏家族还拥有自己的家塾、藏书楼(即图书馆)、刻书局。他也是山东大学堂(即山东大学)第一任学董(校长)。周一良先生在《毕竟是书生》一文中写道:八岁入家塾读书,总共十年。在家塾读古书外,十四岁开始外文的学习,系统学习日文和英文。从文学方面看,周馥、周学熙及其后人国学底蕴深厚,勤于笔耕,多有诗文存世。周馥嗜好读书,尤喜历代诗文、诗话,未偿一日释卷,


写下了大量著作及诗篇,后人将其著


述整理成全集34卷,可谓著作等身。好不夸张地说,周家人不需外聘就可以开一所综合性大学。


周馥家族风光百年,打破了“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魔咒,人才多,领域广,根深叶茂,丝毫也不逊色于曾国藩家族。数百年人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这与徽州人的“诗书传家久,耕读继世长”的思想一脉相承,应该是得益于徽风皖韵的熏陶和浸淫。好的家风不仅能福泽子孙,亦可惠及乡里,周氏家族的优良家风也将激励一代又一代的东至儿女走出大山,走向外面的世界。


(作者简介:宋元明,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