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网站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云雾坑寻周馥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 传 真: 0566-7029901
  •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谁打造了百年前的“特区”济南?

牛国栋 2017-04-21 17:10:15 浏览:1161

1875年,山东巡抚丁宝桢在济南城北泺口以东的新城创建了山东机器局,购买外国机器造起了洋枪洋炮。1898年,济南设立了洋务局,专办教案和洋务事宜。

1901年,袁世凯在城内创办山东大学堂,1904年又在西关圩子城外新建校舍。早已觊觎山东腹地的洋人也打起了自己的算盘。

1901年,强占胶州湾并取得胶济铁路修筑权的德国,在济南圩子城西擅自修建了商务代表处(后为领事馆)和德华银行。

1904年,胶济铁路修至济南,全线通车,德国人在这一年还开办了邮局。这些都打破了济南素以老城为中心,在内城和圩子墙里打转转儿的传统。

一位在济南任职仅27个月的山东巡抚,却对这座古老城市的变迁与发展产生了深远影响,他就是周馥。

周馥其人

周馥(1837-1921年),字玉山,号兰溪,安徽建德(今东至县)人。年少时聪颖过人,家里省吃俭用供他读书。17岁时,他离开家乡到安庆谋生,以为人代写书信、测八字算卦为业。

同治元年(1862年)春,经人介绍,周馥凭借一手好字和一笔好文,赢得了李鸿章赏识,应募在其手下担任文书。

他跟随李鸿章近40年,历任道员、盐运使、按察使、布政使、巡抚和总督等职,是清末政坛上一位重要的地方大员。1895年5月,他请辞回了老家,赋闲在家3年半。李鸿章请其出山,协助治理黄河水患。

1901年11月,李鸿章离世后,袁世凯从山东巡抚升迁至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周馥与袁世凯同为李鸿章幕僚,二人素来交往甚密,意气相投。

袁小周22岁,周是袁的叔叔袁保庆的至交,算是长辈,后来两人便好上加亲,成了儿女亲家。周馥最小的女儿瑞珠,幼年时就与袁世凯的第八个儿子克轸订了婚,袁世凯去世后两人正式成亲。

周馥的第四个儿子周学熙曾任袁世凯创办的山东大学堂的总办,相当于校长。周学熙主持订立的《山东大学堂章程》,成为那个时代全国大学堂管理制度的范本。此后经袁世凯相邀,周学熙还曾两任民国财政总长。

周馥入主山东

1902年5月28日,周馥任山东巡抚,并加兵部尚书衔。8月初他刚抵济南,就遇上黄河利津等多处河堤决口之危情,他一面组织官民修筑堤防,一面备有大量堵漏用的石块以防不测,同时沿黄河大堤架设电报通讯线路,以及时掌握汛情。

他还定期雇用沿河住户居民巡查保护堤坝,以防破坏。这些措施使黄河山东段在此后的十余年间,再没有发生决口的情况。


1902年,英国派任威海卫大臣洛克哈特(左二)会晤到访的山东巡抚周馥(右)


他入主山东后发现,济南过往的施政作为多用在兴学、修庙、治河等方面,世间弥漫着浓厚的“重儒轻商”之民风,每年的贸易额仅有数百万两,其经济地位在省内非但比不上烟台、青岛等“约开商埠”城市,甚至也不及周村、潍县、济宁等地。因此他极力赞成袁世凯提出的“新政”,力主除旧布新,扶持农桑和手工业。

他在济南设立了工艺局、树艺公司、桑蚕总局、缫丝厂、染织厂、志诚砖瓦厂、金启泰铁工厂、济和机器公司以及一家银行。1903年,他以官商合办名义,在府城东郊七里堡以北购地12公顷,创办山东农事试验场,聘日本人谷井恭吉教习农桑,试种日本谷类蔬菜瓜果、美国豆类棉花及本地谷物和蔬菜等,并在南郊燕子山、马鞍山、千佛山南麓辟林场三处,栽植树木。

尽管周馥一生没有取得科举功名,但他勤奋好学,笔耕不辍,留下大量诗文专著,并十分重视新式教育。

1902年10月,为选送京师、直隶保定及留学日本的师范生,在他的提议下,山东大学堂附设师范馆,首批招生104名,成为全国地方官办师范教育之滥觞。翌年秋,选派50人赴日本宏文书院留学。

1903年10月,师范馆与山东大学堂分设,改称山东师范学堂。周馥将全省71个县的旧式书院,改为新式学堂,以借鉴日本和西方的办学理念。

1903年6月25日,他创办了济南乃至山东第一家报纸《济南汇报》,作为地方政府官报,每5天刊出一次,“分政、事、文、学四纲”,页数不定,没有广告。

在对待洋人的态度上,周馥也和袁世凯惊人的相似。他俩主张一方面抵制外国对山东的影响和经济侵略, 一方面又为寻求解决山东存在的各种问题与洋人接触和沟通。

周馥来济南之前便与英国传教士李提摩太结下了友谊,并表示出对基督教义的浓厚兴趣。他来济南后,向来访的李提摩太及其4个女儿提供了轿子、游船和茶点,供他们畅游大明湖,并举行了丰盛的晚宴。

1902年12月,周馥提出访问胶澳(即青岛)的要求,令胶澳总督德国人特鲁泊深感意外。在青岛访问期间,周馥亲眼目睹了这块被洋人强行租借之地的迅猛发展,也看到了中国人在租界内所受到的不公正待遇。

他在与特鲁泊的几次会晤中,不仅表达了中国想要收回丧失的权利,结束殖民统治的基本意图,而且也表现了他对时局的关心。周曾对特鲁泊说:“即使青岛已租借给德国,它仍属于山东地盘。”

周馥成为继袁世凯之后第二位到青岛访问的清廷高官。他的这次访问在当时朝野上下饱受诟病,甚至被晚清李宝嘉所著的“谴责小说”《官场现形记》讽刺得不轻。

虽然没有详细证据表明他的青岛之行与济南开埠有直接关系,但他这次“破冰之旅”,从一定意义上增强了他对山东寻求变革的决心。

济南开埠

在济南开埠动议上,袁世凯与周馥更是一拍即合。1904年4月4日,离胶济铁路通车不足两个月,袁世凯和周馥联名上奏,请求济南、周村、潍县三地自开辟为“华洋公共通商之埠”“借堵洋人寻衅滋事之口”“以期中外咸受利益”。不日即获清廷外务部照准,当年即勘定界址。

为将新开之埠建成精心规划、文明有序的新城区,袁世凯和周馥等人进行了周密安排。先是成立商埠总局统一协调管理商埠事务,下设工程局,掌管界址内工程建筑、房地产、工商行政、税务、治安管理,并制定相关的规划与规章。


1915年的济南商埠地图



袁世凯还邀请其亲信、原任上海道台的袁树勋参与济南商埠开办筹备工作,主要是打造规划管理体系。袁树勋带来了上海相关的法律规章,作为济南新建商埠的样板。同时还参照岳州、秦皇岛等地开埠章程,对济南商埠开发建设与管理做好制度安排。

袁树勋因此与济南结缘,于1907年再次来济南,做了22个月的山东巡抚,为商埠建设继续发力。

1904年11月,周馥被调任两江总督兼南洋大臣。1906年1月10日,济南举行了隆重的开埠典礼,周馥的继任杨士骧出尽了风头,而人们没有在此见到周馥的身影。

辛亥革命后,一大批前清遗老遗少移居青岛德国租界寻求庇护,周馥更是熟门熟路,近水楼台,在青岛购建了前清官吏中最大的宅第,并在那里生活了一段时间。

周馥还被推举为由苏、皖、赣、浙四省籍人士在青岛成立的三江同乡会会长。后来他去了天津。1921年8月21日,做了许多年寓公的周馥病逝在天津寓所,终年84岁。

尽管周馥生前很少提及自己在济南开埠时所做的一切,甚至他从济南卸任后很少再回济南,但今天的济南人应该记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