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网站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云雾坑寻周馥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 传 真: 0566-7029901
  •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周学渊随醇亲王出使德国

松来扶 2020-05-09 11:07:39 浏览:1278

周学渊曾随醇亲王载沣出使德国,在周氏家族的记载中是有的,《安徽建德县纸坑山周氏宗谱》卷十六收录了周学铭《跋七弟立之文后》,其中提到:“七弟先随摄政王游德国,襄事出力,得保分发补用道,指分广东。”(叶八十八)清代官方档案中也有,秦国经主编《清代官员履历档案全编》第七册收录了周学渊的一份履历单(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7年,第七册第493页),抄录如下:

“周学渊,现年二十九岁,系安徽建德县人,现署两江总督、山东巡抚周馥之子。由廪贡生于光绪二十三年报捐郎中,二十七年报捐知府双月选用并捐花翎。因随醇亲王出使德国,奏保免选本班以道员分省补用并加三品衔。三十年捐指广东。本年二月二十二日,经吏部带领引见,奉旨照例发往。”

引见皇帝的履历单应该是吏部准备的,底稿大约是当事人提供的。所以,两条证据可看做一面。

光绪二十七年,清廷派醇亲王载沣为专使赴德“谢罪”是庚子(1900年)事变后与八国联军议和中的一件大事,有关当事人和官方档案均有记载。

关于使团人员名单,公开文献中见到的只有一份,名为“醇亲王使德各员衔名单”,载丁山辑《醇亲王使德往来文电选》(《近代史资料》第74号,第40页)。

为讨论方便,抄录该名单如下:

醇亲王使德各员衔名单

专使大德国头等钦差大臣醇亲王载沣。

参议、侍郎衔前内阁侍读学士张翼。头等参赞、侍郎衔正白旗汉军副都统荫昌。头等参赞、记名直隶候补道梁诚。二等参赞、候补道麦信坚。三等参赞、浙江候补道刘祖桂。三等参赞、道员用直隶候补知府王瓘。二等翻译官、分省补用知府治格。二等翻译官、侯选知县杨书雯。三等翻译官、知府用候选直隶州知州吴仲贤。三等翻译官、江苏补用知县严璩。三等翻译官、候选知县唐家桢。随员、户部员外郎象贤。随员、刑部员外郎曾广镕。随员、候选知县尚希曾。随员、候选县丞缪钦臣。学生、候选州同李树藩。学生、五品顶戴李士鉴。医官、太医院八品吏目王应瑞。供事姜沛霖。头等护卫三员。二等护卫二员。三等护卫三员。骁骑校一员。八品首领太监一名。太监一名。八品衔亲军一名。八品匠长一名。请发一名。成衣一名。苏拉一名。马夫一名。武弁一名。跟役一名。另随使洋员三名:参赞、大德国总兵官李希德尔。随员、大德国驻华武官劳诃。随员、北洋水师总管轮巴士。

名单里,中方有名有姓的20人、没名没姓的19人,洋员3人,共计42人。

【案】李志武《载沣使德述论》(《华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3年1期)曾引用该名单,并进行统计得出结论:“可知出使人员包括载沣在内共有42人。”但李文对名单加以改写,漏写了三等翻译官、知府用候选直隶州知州吴仲贤。

名单中没有周学渊。

但是,有证据表明周学渊的确曾在使团。载沣《醇亲王使德日记》八月“初十日”记:“亥正,余率张侍郎、麦、梁两参赞、翻译治格、严琚、随员象贤、缪钦臣、周学渊、洋员赫芬尼、李希德、特斯满等登火车赴挨森,观克虏伯炮厂。”(《近代史资料》第73号,第160页)

清廷于光绪二十七年四月十八日正式派醇亲王载沣为钦差头等专使大臣前往德国。载沣于五月二十七日自北京起程,同年十月初六日回京。记有使德日记,系由随行人员逐日详作纪录。日记的可靠性是较高的。

这就涉及到名单的完整性,使团是否就是这42人?似乎不是。

依《醇亲王使德往来文电选》排列顺序,《醇亲王使德各员衔名单》是作为第19件《总理衙门致醇亲王咨文》(光绪二十七年五月二十五日)的附件,第30件《载沣致吕海寰电》(光绪二十七年六月二十二日):“参赞五,中西随员、翻译二十一,护卫十二,武弁、跟役十五。”共计53人。没有提到专使(载沣)、参议(张翼)的头衔,似乎53人没包括载沣、张翼在内。

与42人名单对比:

参赞5人,没变;

中西随员、翻译21人,多了5人;

护卫(含骁骑校)12人,多了3人;

武弁、跟役15人,多了5人;

共计多了13人。

关于使团人数,另一当事人,时任驻德公使的吕海寰《庚子海外纪事》卷二《收副都统荫电》(五月初十日):“共去约五十人。”(台湾:文海出版社,1988。第222页)

依时序来看,五月初十日“共去约五十人”似乎没有最终确定人员;五月二十五日是动身前两天,按理已确定人员;六月二十二日在船上,人员肯定是确实的。

小结:

1、周学渊是东至周氏走出国门的第一人。

2、《醇亲王使德各员衔名单》不是使团的准确名单,使用须谨慎。

(转自 纸坑山周胜良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