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祖德流光 - 周馥治水
周馥治水

张治安  2014-1-11 15:19:34 浏览:603
 

      同治元年(1862),李鸿章的淮军练成,署江苏巡抚,率师乘英国轮船自安庆沿江而下,援上海清军,周馥一同前往。冬得家书,得知祖母、父亲先后在彭泽境内病殁,痛不欲生,战事稍定才归,赴彭泽移枢回建德安葬。同治二年(1863),军中电催返沪,他起身方抵安庆,又闻太平军回逼池州,急请员告家人速避于安庆。同治四年(1865),李鸿章署两江总督,周馥也因功以直隶州知州留江苏补用,先后办金陵善后工程局、筹防捐局事,并将妻吴氏接到金陵。
      同治十年(1871),李鸿章调任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秋永定河洪水大涨,决30余处。李函招馥来津襄助,工成后以道员留直补用。
      同治十二年(1873),山东巡抚丁宝桢奏请挽黄河复淮徐故道,东河总督乔松年以故道久淤难复,相持不决。朝廷命李鸿章决其事,李又密询于馥,馥以为“非细勘地形水势不能决也”。即由天津大沽口乘船入山东利津沂河而上,至铜瓦厢淮徐故道,并从卫辉沿流而下,遍勘运河情形,回津后力陈黄河不能南行,并代李写《筹议黄运两河摺》上奏朝廷。
      同治十三年(1874),周馥连续治理津门入海金钟河、北筐儿港、减河及通州潮白河,设立文武汛官防守。当时天津频遭水患,民众怨愤,周馥上书说:“天津为九河故道,不泄则水患不断,请在南北运河上游要隘,辟减河以泄之,并在南运河下游开屯田,为民分忧”。李鸿章赞成其建议,而朝廷的农工商部却搁之不议。后来,驻屯新城提督周盛传接受了周馥“泄流屯田之策”,开通减河,灌溉小站,辟营田数千顷,利至今日。
      光绪元年(1875),周馥仍想治理永定河,经多次奔走,才得到300万元的许助,可是又要创办北洋海军,李鸿章让周馥总办海防支应局,主支薪饷,匮绌不支,河患复棘。
      光绪(1877)3月,周馥任永定河道,时滹沱水患,馥亲历沿河10余县察看,拟定治理方案,也因财力不支未果。
      光绪四年(1878),因母亲病重,周馥携妻回建德纸坑山探望。4月,三子学涵病殁,年方16岁。6月,母亲病殁。馥悲痛涕流,说;“贫不克养,贵则亲亡。于世怎能心安!”因此誓守松楸,怀土既安,不作经世之想,在家守制3年。
      光绪七年(1881),李鸿章环顾左右,无胜馥之人,特召馥返,署津海关道。
      光绪十六年(1890)7月15日至22日,连日大雨狂风,永定河两岸、南北运河、大清河及任邱千里堤先后漫溢决口多处,上下数百里间,一片汪洋,为数十年来所未有。周馥因治水有名,又被派督办永定河。他察看灾情,亲巡河堤,并吟道;
 

十里一茅庄,长途手倦缰;
风声山岳动,天色水云黄;
沈马年年事,哀鸿处处伤;
补牢原未晚,谁肯惜亡羊。
 

      尔后在河北岸采用巨石护堤法,以卫京师。自后北岸无溢决,朝廷为嘉奖周馥,授于他头品顶戴。
      光绪十八年(1892),周馥在卢沟桥南减水河建石坝。初有河员欲用挑沙清淤法,法国工师还言在永定河上游怀来县河水的山口处,筑一大石坝能阻泥沙而放清水,馥未采纳。最后,他决定建卢沟桥大石坝,分减盛涨,以入西淀。工前他雇请法国工师吉礼丰和桂延馨,用20天时间测度水势,勘估工料,并请大名道吴赞成协助督修。这次建坝,数人皆夙谙河务,又心力齐同,终于在次年大水之前建成。次年5月大水,坝上过水近3米,三昼夜未减,而大坝安然无恙。时周馥赋诗一首:
 

自别桑乾十六春,重来沈璧祀河神;
平生惯作焦头客,仓卒难逢合手人。
敢诩老谋抒急难,剩怜后辈见交亲;
鸿嗷遍野春无麦,忍为灾黎惜负薪。


      至后18年间仅决一次,还非石坝之弊。
      光绪二十四年(1898)8月8日,山东黄河大水,南岸黑虎庙漫溜至寿张。郓城两县,被淹400余庄。9月21日,慈禧太后垂帘听政,为了笼络人心,争取舆论,她重新起用9月7日被光绪派免去总理衙门大臣李鸿章。这时,周馥因李在中日甲午战争中被免职,也以疾情归故里已3年。李又上奏请周馥辅佐。馥重情义,认为自己以前随李久任河事,李既出,自己岂能安闲,且治河之事,有益于民,黄河不治,中原不能安枕。于是又再度出山,赶赴山东,遍渉黄河上下游两千里,数月详细考察水势、河堤、地形,参考古人治水之法,以自己治水的亲身体验,精心构思规划,撰写治河法12条,由李报朝廷审议,又因款不足未果。足以见朝廷只将治河放在嘴上,并未真正去治理。
      光绪二十八年(1902)至三十年(1904),周馥任山东巡抚,适值连年大水,塞决不暇。馥上任后立即勘察惠民县刘旺庄、利津县冯家庄诸漫口,并对随从说:“养民之政莫大于治河,我以前也来此勘察河道,殚思竭虑,力避天灾,终因款绌未果,我愿未尝,今来此土誓竭夙愿,愿诸君助我。”
      以前山东防汛抢险皆由三游总办督率,营委分段经理,而州县置身事外,每遇盛涨,催夫购料,呼应不灵,地方官必待员工再三催促,始行赴工。,原也有河工共事,将地方官一并参处的条例,而责任不够明确。周馥将沿河21州县,一律改为兼河之缺,归三游总办节制,提高了防汛抗灾的能力。旧官吏治河,大多随弯就曲修筑堤坝,水流不畅,淤垫实多,而利津薄庄当河道之中,其势尤曲,如果不让河水直泻,那么水患就会频频发生。周馥决定迁民给费移居,择地建宅,永除河患。并在险要地段抛石护堤,以绝河患。因工程量大,向朝廷议请币300万两。当时户部不想把巨大的财力用在治河上,但不拨款又担心引发山东百姓的怨愤,于是采用狡猾的手段,要治水官吏承保全河永不溃决,才能拨款。馥知事不可为,不敢再提。在无法可想的情况下,只有提取州县盈余,助买石料,在运石路远的地段,就烧砖代之。自己还到迁移户中做工作,让村民们心情愉快地搬迁它处。工成后,1904年大水,薄庄未伤一人,没有人失去家园。周馥还在沿岸设电报局,南岸由省城下至利津彩庄,北岸由齐河下至利津盐窝,共架线800里,择要安设电房,酌派电报学生经理,一有险情,闻讯立至。此后10年山东黄河不闻溃决。
      周馥治水30余年,民受其益。他遍研古来治水之法,治水时用古法而不废今制,以今制济古法之穷,将平时研究的治水之法写成《治水述要》,,从大禹治水写起,一直写到光绪年间,是我国治水史上一部不可多得的参考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