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族谱精要 - 建德张氏重修族谱序
建德张氏重修族谱序

admin  2016-8-5 15:17:00 浏览:901
 
周馥撰写  张峪铭点校、译注
        宣统三年十月,同邑张氏重修族谱成,辅廷昆仲暨其族人,驰书属予序之。予自少更离乱,去乡井,长而游宦四方,不常归,于故乡父老謦欬(qǐng kài,是指咳嗽声,引申为言笑。)音容虽久旷隔,而于钜人(指德才高超的人。)长德,流风遗韵,固时时往来胸中,又无不乐闻而称道之。当今之时,睹张氏之所为,愈不能无喟然也! 
        盖天下事变之来,非一朝一夕之故,其积渐固已久矣。三代以前,有天下者,皆先圣神明之胄(头盔。引申为受到保护的帝王或贵族的子孙。裔也、系也、嗣也。),其致谨(致力于谨遵)氏族之道,所以别婚姻(三代(夏商周)以前,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妊人(女子)称姓。氏所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姓所以别婚姻,故有同姓异姓庶姓之别。氏同姓不同者,婚姻可通;姓同氏不同者,婚姻不可通),重本始,厚民俗,初非有后世所为、种族之见也。(不过,有假设之意)能本斯人天性之同然,使之相维相系,(全)天下纳于仁厚之归,不必以上之法与乎其间,而保卫种族之道。于是焉,而具足(具备)则守法己(自己正确)。
        夫宗法之立,所以尊祖也,收族(以上下尊卑、亲疏远近之序团结族人)也。所谓尊祖者,立庙而主其祭祀也。古唯宗子(指大宗的嫡长子,又指族长和皇族子弟)主祭,得专其祭田,故族人胥待收也。自秦变封建、坏井田、而宗法已废,帝王之后,或夷为皂隶(变为下贱之人),其入仕者,又多崛起单寒。贵贱靡常,习俗迭异,士之贫困者,其财贿宫室,且菲薄狭隘,不足为生,安能家自为庙?其能数世聚居者,亦不过家自为祭,以尊卑相别而已,又乌知所谓宗?三代以后宗法不行(不实施),诚哉其难言也。然而忧时之士,守道之君子,独能以礼治其家,原(推究)祖宗一本(同一根本)之思,递推递远(一代接一代推进以致长远),以至不可纪极(终极、限度)之支属,视其所成之才否,与所遭之丰悴(富贵与贫贱),皆若一身之痛养相关焉。则能使势之日离,情之日疏者,皆绸缪固结(天还没有下雨,先把门窗绑牢。比喻事先做好准备工作。)而不散,故为之祠堂而序昭穆(宗族在举行全族大宴时,按昭穆分班、序齿排座次)。则古之尊祖也,或以族长主之,或以宗人之贵者主之,则乡里尚齿(崇尚年长)之意,而先儒(古代儒者)夺宗(诸侯之家,因各种原因,将非大宗变为大宗)之说也,亦古之敬宗也。且为之祀产,为之家塾,则异居同财而圭田(古代卿、大夫、士供祭祀用的田地)奉祭,采邑(世袭的大贵族领地往往称为采邑)赡族之义也。又古之收族也。是以元气弥纶(贯通、笼盖),其生无穷而流泽孔长也。
        此谱学兴而宗法明,宗法明而三代之礼教可复也。若于一本之分,任其畔涣乖异(背叛,反常,不一致),流极(流放)不返,而无谱,焉以(哪能来)联贯之。则苏明允(苏洵)所谓相视如途人也。且不惟途人而已,或以芥豆之微(小小一件事),睚眦之怨(瞪个眼的小仇怨),而不相视,如仇雠(仇人)焉,如寇盗焉,将使族愈大而为害于风俗亦愈钜,何益于人国,又何以号称神圣之胄胤(后代)哉?则无宗法以维系之故也。呜呼!如古之无宗法,人之类灭久矣,今日不学之士激于时势,(迷惑)于异说,不惜举古先圣王之礼法,弁髦(弁,黑色布帽;髦,童子眉际垂发。喻弃置无用之物)弃之以(奚落),徇乎平等自由之说,虽吾国旧史,亦诋为一姓帝王之私谱,无当于民族史之新义,何有(有哪一样)于私家之谱系乎? 
        夫一国有一国之礼俗,政教循习既久,皆可以保世而滋大,不必强同。礼教者,固吾国之国粹也。敬上下能修明之,其于保卫种族之道,何渠(怎样)不若是?奚必(何必)逐末忘本,舍己徇人(依附他人)之龈龈(咬牙切齿状)乎哉。盖无礼则无学,无礼无学,其何能国治乱存亡之所,系非浅鲜(浅显明白)也。
        予老矣,于事变之来,诚不知其何止,独于世道人心(泛指社会的道德风尚和人们的思想情感)之故,有不能无私忧过虑者。今张氏乃能以时修其谱牒,斯固敬宗收族之事,贤达之用心也。张氏于明末有名宏范(估计是张氏一世迁祖)者,由徽州之郏溪迁建德,世有闻人为邑钜族,既能以礼教其家子孙,亦能恪守先绪(祖先的功业)不为奇异之行,如砚秋、意堂、伯赓诸君,尝宦畿辅粤,东西诸行省,皆以吏能显,又予所习(我所学习的)也。
        谱修于乾隆六十年,光绪二年续修,今三修矣,世变方亟(才着急),张氏族众,独汲汲(急切)于此,非深有怵于种族宗系之所关,而能若是乎?故为述宗法,所以保卫种族之说以质之有闻而兴起者(振作奋发),又予之所乐为序述者也
        头品顶戴前陆军部尚书两广总督,姻世愚弟周馥谨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