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交流天地 - 近距离读你
近距离读你

张峪铭  2016-8-29 11:22:36 浏览:937
 

 

                                       

 

从祭拜先祖的途中,在乡间小路上,嗣良先生紧紧牵着夫人的手,相惜之情,无疑如山风中吹奏的一枚清笛,娇而不媚,雅而不俗。

 

  有的人如一幅画,须要远观;而有的人却是一部书,需要近读。周嗣良博士就是如书一般的人物。

  之所以认为他是一部书,是因为他学识丰厚,内涵丰富,且笔力不凡,而之外是书的封面,在清雅中有古朴,庄重中有灵动,简洁不乏优美,严谨不失大方。人如书,书如人,那你与之交谈,犹如捧读诗书,兴味盎然,甘之如饴。

  在鸿庆楼的夜晚,华灯早就灿烂,夜宴皆已撤席,嗣良先生高大的身材,出现在大厅门口,七十二岁的人,竟没有一丝老态龙钟,左手搭着一件夹克,好像从外面散步回家。

  哦,是的,他是回家,是回东至老家来寻根问祖的。一百五十多年前,他的曾祖父周馥从纸坑山走到安庆,从安庆走到李鸿章的麾下,做了三十年的幕僚,终于问鼎总督,权倾一方。他的祖父周学熙任过民国两任财长,“以滦收开”的爱国行为,至今令人称道。其父周明泰曾任北洋政府总统府秘书、内务部参事。后专门从事中国戏曲史研究,一生著述颇丰。生于这样家庭的周嗣良先生,终于借与国内航天航空高校“合作办学”之机,来拜谒自己的祖先。

  是啊,人生到哪里去不知道,但从何处来定要知晓。

  我接过嗣良先生手上的夹克,与他握了一下手,发现他的微笑是如此儒雅,再看他的夫人周林玉英优雅地依偎在他身边,琴瑟和谐,让人称羡。餐厅里灯火辉煌,主客们满面红光。嗣良先生更是兴致高昂,面对首次谋面的老乡,他用沙哑平和的语调和我们交谈,对家乡美食赞不绝口,也不时为夫人夹点菜。而他的夫人却面带微笑,轻言细语,知性与贤淑味十足。我再定睛一瞧,觉得她有点像连战夫人。当我迟疑地说出时,大家似乎顿悟开来,连连说像。在一片夸赞声中,我没听太清,嗣良博士似乎说夫人是空姐出身吧。

 

  想想也差不多,在香港,一个世家子弟,一个窈窕淑女,用现在的话说,男的负责养家,女的貌美如花,这就够了。但从香港到美国,从青丝到白发,两人不离不弃,举案齐眉,也算是中西家庭文化的典范了。尽管有人说在宴席上最能洞悉一个人的修养,但我认为从细节处寻觅更能看到人的性情。从祭拜先祖的途中,在乡间小路上,嗣良先生紧紧牵着夫人的手,相惜之情,无疑如山风中吹奏的一枚清笛,娇而不媚,雅而不俗。我长久注视着牵手照片,不禁感叹:年轻时牵手而行,说明爱在徜徉;中壮年牵手而行,说明爱未荒凉;老年牵手而行,才真正是爱的天堂。

  是的,嗣良夫妇的爱中透着雅,而这种雅,不是速成的,应是透进生命中的本能般自觉。当嗣良先生在至德小学作航天科普报告时,其夫人陪其静淑地坐在旁边,只见其挪了一下话筒,移了一下茶杯,剩下的就是笑意与淡定,与嗣良先生的演讲相得益彰。嗣良先生是国际火箭专家,是美国太空营前中国区大使,他的报告尽管深入浅出,但对于小学生,听起来还是吃力的,但最后提问环节,相当精彩,可以说学生问得奇妙,师者答得风趣。

  我之所以说嗣良先生为师者,不仅是因为他退休后回归教育,而且还缘于其对教育的真知灼见。在欢迎宴会上,我们相谈甚欢,我问嗣良博士,美国的教育与中国的教育到底有何不同?他似乎答非所问,让我们猜猜他所在州的一学校,校长的年薪与学校足球教练的年薪谁高?这种问法,谁都知道答案。可为什么足球教练的薪水比校长还高两倍呢?嗣良博士说,培养足球精神比书本知识更重要。试想想,一场足球的胜利,一定是场上个人拼搏与集体协作的完美结合,从长远看,足球训练就是对未来生活的预演……一句话,让人深思当下的我们,应试教育愈演愈烈,畸形发展令人担忧。

  说到教育不得不谈嗣良博士的祖父周学熙,这位民族工业之父,也是一位教育家。他不但主持创立了山东大学,而且创办了河北工业大学,他是中国职业教育的先驱。谈起祖父,嗣良先生说祖父当年办“工艺学堂”,研究制造肥皂等生活品,尔今我研究火箭,说起来也是一脉相承啊!说完,嗣良先生脸上露出赧然之色。可见年虽七旬,但赤子之心犹存。而这种赤子之心,不应是智者、晚辈所应有的吗?

  孟子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我与嗣良先生交往虽短,但其智,其真,其孝,其亲,莫不让我为之动容,如近读一本书,概其要,摘其旨,含英咀华,余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