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交流天地 - 李鸿章与周馥
李鸿章与周馥

张治安  2016-9-19 16:24:40 浏览:1115
 
 
       清末年间,安徽在朝廷中有两位重臣,一位是宰相李鸿章,一位是两江总督周馥,他俩从偶然相识到诚心相待,一生相处,相护相荣,以致临终相托,演绎了许多人与人相处的真情。没有盟誓,却胜过盟誓,不是兄弟,却亲如兄弟,是知恩图报,还是知人善任,是忠心耿耿,还是得心应手,是情同手足,还是心照不宣,确实值得人们探讨和研究。
 
                                                                              偶然相识
 
       清咸丰三年(1853),太平天国大军沿长江东下进入安徽,朝廷十分恐慌,派工部侍郎吕贤基到安徽监办团练,李鸿章也随同回到家乡。1861年6月,两江总督曾国藩之弟曾国荃攻下安徽省会安庆,李鸿章前往祝贺。此时,朝廷有旨,要曾国藩推荐江苏巡抚人选,而江苏绅士钱鼎铭等也前来安庆乞援,曾国藩便以李鸿章应对,要他召集一些人到上海,从东线进攻太平军的后方。
 
      1853年,建德县被太平军攻占,周馥同家人因避难颠沛流离,在湘军收复彭泽、东流(属今安徽东至县)后,周馥在东流经湘军周某的举荐,到祝姓营官处帮办文案,并教其子读书,1861年10月辗转至安庆湘军大营。
 
       一次,李鸿章在湘军营中偶然看到一封书信,文字简要,书写刚劲,十分喜欢,便问此信出自何人之手,持信人说是请周馥代写。于是,李鸿章请来周馥,一番谈话后,李鸿章觉得周馥年轻、实在、心细、办事认真。组建淮军,正缺少这样的人才,李鸿章便将周馥调到身边,帮助办理文案。
 
                                                                                诚心相待
 
       1862年,淮军初步建成。2月,李鸿章租用英商船,周馥及军士600人随行,其他8000将士分赴上海,之后,又署江苏巡抚。1864年6月,湘军和淮军攻下太平天国都城天京(南京),李鸿章被朝廷封为一等伯爵,赏戴双眼花翎,次年,又署两江总督,周馥随军有功,李鸿章奏保周馥以直隶的知州留江苏补用。1867年,李鸿章任钦差大臣都师镇压捻军,周馥因办理善后工程没有随行,后又被曾国藩、李鸿章共保以知州留江苏尽先补用。
 
       1870年8月,李鸿章调任直隶总督,他上任后感到“洋务幕吏乏能员,函牍奏咨须亲制,殊为窘苦”,此时他想到周馥,便向朝廷举荐了十贤,组建了自己的班底,周馥以补用道员留直差遣,用为幕宾。李鸿章上任后恰逢直隶大水,洪灾肆虐,民怨四起,很多人把洪灾的频发归罪于李鸿章,对此李鸿章在艰难之时,启用了周馥。周馥因堵塞决口,细勘地形水势,力陈黄河不能南行之理,并代李鸿章拟“筹议黄河运河折”上奏获准,为此,李鸿章先后奏请周馥以道员留直尽先补用和奉旨加按擦使衔。
 
       1878年,周馥因母病故,会老家安葬。1881年守制期满,应函招赴扬州。两江总督沈葆桢劝周馥留在江苏,周馥说“李相国待我厚,我既出山,安能无端弃北而南也。丈夫出处唯义是视,何计利害。”随即赴天津。
 
                                                                                 鼎力相助
 
       周馥返津后,李鸿章便委任周馥为海防支应局经理。海防支应局为建设北洋海军筹措经费而设,每年各省协饷三百万两。接着,周馥又任天津海关道兼北洋行营翼长,兼署天津道。
 
       李鸿章任直隶总督后大办洋务,“洋务”因他而兴,而他也因“洋务”而败。周馥作为李鸿章的亲信,又是安徽老乡,操办了不少事项,主要有天津武备学堂,后确实为中国陆军培养了不少将才;总理北洋沿海水陆营务处,往旅顺督办船坞工程,并联络旅顺、大连湾、威海卫水陆将领、筹措布置海防及铁路工程,与李鸿章讨论制定了《北洋海军章程》;扩充天津机器局;查看开平煤矿,筹办卢汉铁路等。
 
       1891年4月,周馥随李鸿章巡阅海军,李鸿章因海军多系淮军旧部,水师有多是新进青年,对不遵循所订海军章程者表示宽大。周馥则为治军赏罚不明,励志图功者少,海军军费有不足,深感忧虑。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8月,朝廷以李鸿章筹战失败,拔三眼花翎,裭黄马褂,10月革职留任,摘去顶戴。1895年正月,李鸿章复职,授为全权大臣,前往日本议和。2月28日,周馥去大沽口送李鸿章赴日本马关议和,3月26日,周馥又到塘沽迎接李鸿章归来,得知《马关条约》真相,周馥以“万家痛哭迁无地,四海烦雁责有辞”之情,表达了他难以遏制的愤慨,并以耳疾申请回家休养。
 
                                                                                    临终相托
 
       李鸿章与周馥一生关系密切,李信任周,多次举荐周,他曾说:“吾推荐天下贤才,独周君相从久,功最高。未尝一自言,士久不迁。今吾老,负此君矣。”又说:“周馥才识宏远,沈毅有为,能胜艰巨,历年随臣筹办军务、洋务、海防、力顾大局,劳怨不辞,并熟悉沿海情形,堪负倚任。”
 
       李鸿章与周馥相互支持,两家的关系也非常好。1888年,李鸿章将敏丽能诗的幼女菊藕(作家张爱玲的外婆)嫁张佩纶(幼樵),“以北学大师做东方赘婿”,菊藕刚刚过二十,而张佩纶过了四十,并且还是第三次娶妻。成亲时扶新人入洞房的“送亲太太”中的一位就是周馥的夫人。1916年,李经方、李经迈根据于式枚(晦若)的原稿,将李鸿章亲笔改定的牍影印行、名为《李文忠公尺牍》,请周馥作序。函牍虽不于日记,但往往比官方文书更能表现出一个人的内心世界,知子莫如父,知父莫如子,经方、经迈请出李鸿章生前倍受倚任的周馥作序,应该说是恰到好处。
 
       1901年11月6日,时任直隶布政使的周馥接北京急电,告知李鸿章病危速进京,周匆忙赶至,见其家人为李都准备了殓衣,若呼之李似乎还能应,就是不能说话,延续到第二天中午,李仍睁着眼不瞑目,周就一边抚摸一边哭着说:“老夫子有何心事放不下,不忍去耶,公所经手未了事,我辈可以办了,请放心去吧。”李鸿章忽然目张口动,欲语泪流。周馥仍以手抹其眼,且抹且呼,李遂目暝气绝。李鸿章死后,周馥奉旨护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印,后袁世凯接任,周馥任山东巡抚,1904年9月调任两江总督,1906年7月任两广总督,1907年5月离任,1921年9月病逝,葬于建德云雾坑。
                           
                                                                                                                  ( 原载2007年11月24日《合肥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