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交流天地 - 《雷雨》与东至周氏家族
《雷雨》与东至周氏家族

张治安  2016-9-21 15:50:38 浏览:1088
 

    曹禺先生的《雷雨》从诞生之日起,就成了中国话剧界的经典之作,并成为世界剧团的财富,先后有多个剧种将它移植改编,现在已是中国教科书中的范文。

   《雷雨》发表在1934年,曹禺生在天津,可以说天津是他构思创作《雷雨》的福地。

    清末重臣周馥是安徽省至德县(今东至县)人,清道光十七年(1837)出生,是李鸿章最信任的人,官至两江总督等要职,晚年颐养天津,他有位夫人先前就是家佣。他的儿子周学熙曾两任袁世凯政府财政总长,周学煇当过煤矿的董事长。《雷雨》演出并走红后,天津就有人说周朴园就是周馥,弄得周氏后人十分尴尬。《雷雨》与东至周家到底有没有关系呢?我为了写《东至周氏家族》这本书(黄山书社1994年出版发行),专程上天津、北京拜访了众多周家人。在天津小海地华山里作家周骥良(《吉鸿昌》作者)的家中,他同我谈及了《雷雨》与周家的事,可以说既有关系又没有关系。

                                      与作者的关系

    曹禺出生时取名家宝,是万德尊与薛氏所生,出生3天母病逝,后由其孪生妹妹继位抚养。曹禺的父亲是黎元洪的秘书,黎元洪又曾认周馥为师。周馥的女儿瑞珠嫁袁世凯子克轸为妻。黎元洪是副总统,周馥常到黎元洪府上走动,必带上小儿子学煇,一来二去,学辉与德尊性格相似,言语相投,成了好友。后来万德尊因吸食鸦片中毒,56岁病故,生前他托学煇照顾妻儿,学煇欣然应允,之后万家股票管理等大事都由学煇把掌,曹禺经常去周家领学费,对周家非常感激,对周家族之事得知不少,印象很深。

                              与场景的关系

    景与剧情有着交融的关系,《雷雨》中对周公馆的场景介绍多达千余字,刻画细致精美,不像一般的话剧场景凭想象交代几句,完全是对一个实体场景的描写,实际上这个公馆就是生活中的周学煇家。

    周学煇四哥学熙是我国近代工业的创始人之一,1924年隐退后,学煇继续维持创办了启新洋灰公司、北京自来水厂、天津华新纱厂、江南水泥公司、耀华玻璃公司、栾矿灯企业,是北方知名的企业家,家境殷实,财力雄厚。他住的那幢洋楼,原是一位沙俄皇族郡主逃到天津出资建造的,是典型的俄罗斯建筑,高大气派,宽敞明亮,楼前是砌有水池的花园,彰显着华贵洋气。后来那位沙皇后人回国时,周学煇从他们手中购得了这幢楼房,全家搬进居住,他女儿周仲铮说“父母和我们大家都住在二楼,父母住一大间,周围有一个长长的阳台。两个弟弟每人一间,我和杏姐住一大间。在底层,双亲卧室下面是父亲的大会客室,我房间下面是饭厅。底层的一边有两件平房,一间作孩子的书房,一间作父亲的小会客室,他在这里会见不重要的来客,那里还有房子的第二扇门。”楼房后来成了英租界属地。那时曹禺经常去周家,有时是领学费,有时是为家事,有时是玩耍,对周家非常熟悉,因此能刻画得如此详细。  

                                    与剧情的关系

    曹禺在交代剧情的背景上,选择了江南无锡,周馥和家人都没有涉足这里,至于东北他们前三代人更是足迹罕至。剧中保姆侍萍老家是济南。而后来成为周馥夫人的李氏是从家乡带去的,并且在原配去世后,周馥写了一篇《亡室吴夫人传》,立出身扬州王氏为侧室后,再立女佣李氏为侧室的,周学煇就是她生的。虽然后来也离开了周家去了庙里,这也是在周馥去世后,由于封建制度等多种原因才离开的,去世后安葬在东至县城西的梅山,这足以说明作者没有影射周馥家之意。

    众所周知,文艺作品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创作是为主题服务的,毫不避讳地说,曹禺在与周家的接触中,知道了大家族中的一些事,为他的创作带来了灵感,有事就像火花一闪,思路一下被打开了,故事情节跃然纸上,并非是现实生活的再现和简单重复。

                                   (原载《志苑》2015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