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故里情深 - 周馥后裔回乡记
周馥后裔回乡记

admin  2016-7-10 20:51:48 浏览:1040
 

 

 左起依次为周启晋、周启朋、曾新民、周启芹

 

   1025日中午接到周启晋(周馥元孙,周学熙长曾孙,杰出的佛教学者、教育家周叔迦孙,作家、红学家、敦煌学家、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周绍良长子)先生的电话,他们一行四人刚到东至,下榻尧城迎宾馆,此行回来主要是到家乡看看,问我能否抽空陪他们到纸坑山周家、先祖墓、明王禅寺等地看看。下午两点半,在宾馆见到了周启朋(周馥元孙女,周学海曾孙女,著名民族实业家、古籍文物收藏家、全国政协第六届副主席周叔弢孙女,北京外国语学院博士生导师、英语界著名教授、学者周珏良次女),曾新民(周启朋的先生),周启芹(周馥元孙女,周学海曾孙女,著名民族实业家、古籍文物收藏家、全国政协六届副主席周叔弢孙女,高级建筑工程师周艮良三女)。稍作寒暄便做出今明两天的行程安排,下午到梅城纸坑山,第二天到先祖周馥墓、吴太夫人墓祭祖。我们一行先到了梅城村部,梅城村书记洪根妹、村主任郑伯山等已在村部等候。

 

周氏一行人对梅城村的建设情况感到惊喜,对村部文化长廊在显要位置介绍高祖父周馥感到欣慰。在村主任陪同下,我们驱车赶到纸坑山周家,周家后人回家的消息不胫而走,族人越聚越多,宗情越说越浓,在周村还有“明”字辈的人,周启晋笑着说,想不到在老家还能见到爷爷辈的。族人向他们介绍周氏接官厅和周氏宗祠的历史,周氏接官厅和周氏宗祠现已被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将会得到更好的保护。他们问族人先祖的房屋遗址在哪里、纸坑山是哪座山,都得到了答案。因周馥的字为玉山、号为兰溪,他们听说是家乡的山和水,在这里也找到了出处,玉山即为村庄后的玉峰山(昭明太子改峰子山为玉峰山),兰溪为村前的一条河流名为茹兰溪。为领略家乡山水,沿茹兰溪而上,观朝霞洞,在山中归源寺前,夕阳西下,登高望远,美景尽收眼底。从山中回城,吃饭时间尚早,我提议到尧渡老街上走走,一是老街值得一看,二是周馥元配吴太夫人是尧渡老街人。他们虽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一时忘却劳顿,来了兴致,从上街一直走到下街,了解老街的历史和曾经的繁华。

 

26日,周氏一行进行祭祖活动,上午从县城出发,先到官港镇,镇政府江宁镇长向周氏一行介绍了官港镇的基本情况,以及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周馥墓的保护情况。根据事先的安排,首先到秧畈村的周家山里唐山寺,这里是周氏到东至的第一站,周氏一行首先祭拜远祖。唐山寺始建于唐高宗显庆五年(公元660年),邑人清陆军部尚书、两广总督周馥远祖周访(646年—719年),唐高宗李治时任御史中丞,天授元年(690年)武则天代唐称帝,周访因避武则天之乱,遂弃官归,自号曰隐菴,隐居山里,由徽州婺源迁筑于秋浦之秧田畈,在此繁衍生息。至远祖周繇(841年—912)(字为宪,咸通十三年进士,先试官校书郎,调河南尉,检校御史中丞,诗有盛名,时称“咸通十哲”)迁至建德县城东门外纸坑山。唐山寺后有周氏祖墓,周氏族人曾悬周氏宗祠匾额于唐山寺。周馥于光绪庚辰年(1880年)出资重建唐山寺,光绪壬午年(1882年)按照原来的规模复建周家宗祠三楹于寺右,历经十月,按谱牒立栗,谨供祀葬此山者。在这里周启晋意外看到了挂在墙上先父周绍良的照片,更让他意外的是父亲生前曾出资修建唐山寺的大雄宝殿,以及赵朴初先生题写的“大雄宝殿”四个大字。

 

祭拜完唐山寺的远祖,周氏一行驱车前往祭拜高祖父周馥墓。为周家守墓的陈姓第三代后人陈勤烈向周氏一行介绍了周馥墓的管护情况,周氏后人感到无比欣慰。在陈勤烈家中看到爷爷周叔弢在病中写给陈家的信,周启朋、周启芹忍不住看了又看,最后拍下照片带回。中午吃饭的间隙,周启晋有感而发,赋诗一首,《过东至拜竭先祖周馥墓感怀》:西风残照尧渡门,未写乡愁已断魂。五世书香江月影,三朝王气晚烟痕。醉饮姜郎扬州曲,情归纸坑山外村。多情应属石翁仲,犹对归燕语黄昏。

 

午饭后,我们一行马不停蹄前往位于四角尖深山腹地的明王禅寺,追寻先人的足迹。清末寺旁曾建有学堂,周馥在此接受启蒙教育,师从禅寺住持妙法,妙法为清末翰林,文武兼备。周学熙在民国初,专程上山为妙法僧师祝102岁大寿,送金子匾和金字联,联曰:谁言世上难逢何以今朝逢妙法,未必人生不满居然前岁满期颐。并为禅寺作诗曰:名山留胜迹,几辈昔游仙。寺外疑无地,穹中别有天。云烟空色相,文字证因缘。洗尽兴亡者,清风自泠然。因禅寺住持有事外出,未能见到金子匾和金字联,稍有遗憾。

 

在去花园乡桃源祭拜吴太夫人墓的途中,我们顺道参观许世英故居和许氏宗祠。在周学熙1933年捐资修建的花园万善桥上,周氏一行感触良多,尤其启晋先生站在80年前曾祖父捐建的桥上,手扶栏杆,感慨万千。花园乡桃源村主任黄政权主任介绍了吴太夫人墓的管护情况。在吴太夫人墓旁边不远处的周学熙三个女儿(珊庆、时庆、齐庆)的墓地也保存完好。周启晋接着说,是我的亲姑奶奶,可惜去世的早。从桃源往回赶到新塘村,在村书记戴汉桥的引领下,在一片苗木丛中,敬拜了几处周氏墓地,有周学海夫人徐氏墓、周叔弢元配夫人萧琬(周一良生母)墓。

 

   启朋老师28日一大早到车站退了车票。考虑到还有半天的时间,与他们协定好上午的行程安排。首先到了县志办(档案局)看看收藏的周氏家族的书籍和资料,其中有周叔弢等人写给县志办的书信,周启朋、周启芹将爷爷周叔弢的信复印带回作为纪念。接着赶到梅山,准备祭拜周馥的三夫人李氏(周学輝生母)墓,因到宝衣坞的山路太陡,只好作罢。下午他们至景德镇转乘飞机回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