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故里情深 - 宅在梅城 不管晴空万里微雨濛濛
宅在梅城 不管晴空万里微雨濛濛

马民新  2017-5-25 8:18:54 浏览:809
 

        九百年之前,北宋诗人梅尧臣任建德令,为官清正,深入民心,离任后邑人感其德行将县署北之白象山原半山亭改为梅公亭,以表缅怀之意,梅城也因此而得名。

        在一个栀子花开的日子,我走进了东至梅城,咂摸到千年古城光影,阳光洒在身上,舒适温暖,正正好,如我来的正是时候,惬意。

 

       一

       梅城现为梅城村所在地。老街十字型,街上超市、水果店、早点摊,还有菜市场路口的一家生根饭店,不远处箱包厂发出有节奏机械声。市井繁荣兴旺,人流,朗诵的读书声……让我仿佛穿越时空隧道,回到很远,很远。

        梅城南门,在东至县委党校对面,有一处马头墙、小青瓦的旧屋,居民徐建华说,这是东至周馥后人办的仁寿诊所,自已的爷爷徐尔康,还有父亲的兄弟徐孝林曾在仁寿诊所当医生,当时还有王友梅医生,药房煎药拿药的是刘六香。

        梅城,因梅尧臣而饮誉皖江,但居民却对东至周家的诚惠桑梓之情念念不忘,如昨日之光景,历历在前。与他们交流时,可以看见居民眼中饱含感恩的神情,说话也有底气。你一茬我一茬,不约而同地说着自己所见、所闻,好似周家就是自己的亲属,有着无限的荣光和自豪。

        郑寿兵老人回忆,记得小时候,仁寿诊所还在,有走廊。郑老说,周馥回乡里省亲,整个梅城沸腾起来,周馥将车马行囊停放在龙门桥,,一路上摆瓜果香案,迎接的乡民纷纷下跪叩拜。周馥起身拱手还礼,令随从拿出银元分发给乡民,乡民不敢多接,周馥笑道,再没有钱,一谷箩钱还是有的。后人回忆起这一段故事,深深为周馥爱民如父母兄弟之谊,感激涕零。

        朗朗的读书声,在梅城上空弥漫,一处为县一中,另一处是梅城小学。

        梅城小学,原是周家开办的敬慈学校。走到大门垛旁,看到墙上挂着一块金色匾,写着:“至德周氏敬慈学校”,往校园探望,一棵粗状的石榴树在静静绽放,烙上了岁月的韵律。

        二

       梅城城外有一自然村,曰周村,周氏家族世居于此。周馥(1837-1921),字玉山,是追随李鸿章40多年的晚清名臣,是洋务运动的主要推动者和实际操盘人之一。20世纪上半期,周家以天津、上海为基地,形成了庞大的官商型实业家族,继而成为一个文理并重、中西交汇、百花齐放式的学术大家族,其杰出人物之众多,足以办出一所一流大学。

        穿过梅城街,朝东行。田畴葱绿,两道山坞青翠欲滴,一曰:纸坑山,一曰:玉峰山,一条茹兰溪笔直地通过周村,乡民称为纸山河。黄柏树在把口村头,枝上绿意已然,这即是周馥故里。周馥接官厅坐西朝东,似一位饱经风霜的老人,颤立着,仰望远方。

        天,碧蓝如洗,吸一口山村的空气,沁心醉人,远处山峦薄雾飘浮不定,把周村笼罩上一层神秘的面纱。

        田地里,周和青老人正在整理着豆角架子,旁边的收音机播放着黄梅戏,显然悠哉舒心。一打开话匣子,滔滔不绝,和青老人说,与启恕同辈,虽然年纪大,但辈份小。每年清明节上山祭祖,跟车去,一般出100元,小伙子200元,有的300至500元不等。当说到仁寿诊所时,他说做伢念书的时候,喜欢在草稞里到处跑,有一次手和腿上患上露水疮,红肿奇痒,到诊所免费治疗,用紫药水搽一搽,我周家人不要钱,外地人用5分钱挂号。诊所王医师是泥溪人,那个时候有30至40岁。

        周村原来有两座牌坊,一处在周馥接官厅与黃柏树之间,一处在牛栏那儿。那石料是从上海运来的,师傅也从上海来的。均毁于文化大革命时期,记得是用粗绳子拉倒的,有10余米高,轰的一声,很响很响,那声音在山谷间回旋,也深深刺痛了周家人的心。

        周家还建了水泥厂,很早哟。接官厅,祠堂的柱子都是水泥建成的。茹兰溪上有一座水泥桥,乡民说,桥头埂,是周家建的,是通向田地、纸坑山、对门塘的一条路径。上游还有一个桥,靠近树旁边,刘永捐资做的,他当年在北京、青岛等地帮周家做事。

        接官厅门前有五个旗鼓,四个角落,一边一个,中间放一个旗鼓。现在石子地那一块就是院子,有三个门槛子都毁啦,旗鼓也被搬到学校去了。

        三

        某日清晨,梅城街行人稀疏,早点店冒着热腾腾的雾气,东至米饺、米发糕的熟香味渐浓了巷道。我一转三拐,途经格林蓝天小区,这一带便是南门岭。

       “嘣啪,嘣啪”齿轮厂宿舍篮球场上已有3个人正在打球投篮。齿轮厂老工人黄有利介绍,南门岭有七座牌坊,有两座乌龟驮碑,是周家的功德碑,朝西,碑高4至5米,碑上写的文字没看。黄老指着一排宿舍,就在宿舍一隅, 1967年进厂时还看到的。我在宿舍附近走动了几遍,希望能发现新的线索,或碑石残片,不得而知。

        不知不觉地上班时间要到了,我加快脚步,回到房间,洗漱完毕,在梅城十字街口早点店要了四个油煎豆腐包子,一碗稀饭,一碟咸菜吃了起来。

        到了信发房地产公司,保安吴师傅称,他是齿轮厂老职工,南门岭乌龟驮碑有4~5米高,上面镌刻文字,字体是白色的,文革期间扳倒了,碑石可能做小河上搭小桥了。篮球场旁边以前还有石头马,石头狮子,长约2米。

 

        四

        据建德县志记载,清康熙年间,文华殿大学士兼礼部尚书张英(安徽桐城人)来建德游梅城南门仁圣宫,亲书“花雨天来额并经声散入,千林晓炉气飘来万壑香”联。

        梅城,茹兰溪环白象山流淌,大成殿遗址就在梅公亭脚下,大成殿早已成为乡民的记忆。

        为追忆那逝去辉煌的光影,趁着清晨,踏着雨露,或夕阳夕下,走在梅城河坝上,脚踩黄土,站在大成殿倒塌旁,沉思苦想,恍惚间恢弘磅礴的大成殿在梅城河上冉冉升起,我独自彷徨在殿堂,犹见周馥、周学熙吟诵诗经,那样高亢有力,响彻云霄。那只是情景剧里的幻影罢了,只有三三两两的一中学子手持书本,朗诵周馥诗句:“读书如尝食,甘苦在心领。一步一从容,即事即思省……”

        听说,一中校园内有东至周家碑刻。一天与周良端老师相约到一中探访,在一中操场围墙背后,乱石杂草中发现了三座碑石《秋浦梅公亭纪事碑》、《重修文庙大成殿碑记》,叙述文庙大成殿历史沿革,周馥四子周学熙捐白银10余万两,重建的文庙大成殿,所用水泥是周家在唐山启新洋灰公司生产的。周良端老师凭记忆,手绘出古梅城四大城门地理方位和街道走向,可以想象到当时梅城是多么的繁盛。

        宅在梅城,在城中穿街走巷,感受乡民淳朴生活,周家公益善举在乡民口中流传,为平淡的生活带来一丝丝滋润,如春风细雨,东至人尽情吮吸着周氏家风文化的滋养。

        夜晚,站在阳台上,俯望远处的周村,星光点点,狗吠声在村里回荡,宁静怡然。

        这一年,我宅在梅城。不管晴空万里,还是微雨濛濛,总是喜欢行走在“道德之城尧舜之乡”的大美东至,深知她的深厚底蕴,憧憬着周氏文化园的出现,我们同仁的付出不要辜负花开季节和深爱这一片热土的乡民!(马民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