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祖德流光 - 穆旦诗选
穆旦诗选

东至周氏  2017-6-20 9:50:59 浏览:695
 

  一、流浪人  

  

  饿——

  我底好友,

  它老是缠着我

  在这流浪的街头。

  

  软软地,

  是流浪人底两只沉重的腿,

  一步,一步,一步……

  天涯的什么地方?

  没有目的。可老是

  疲倦的两只脚运动着,

  一步,一步……流浪人。

  

  仿佛眼睛开了花

  飞过了千万颗星点,像乌鸦。

  昏沉着的头,苦的心;

  火热般的身子,熔化了——

  棉花似地堆成一团

  可仍是带着软的腿

  一步,一步,一步……

二、 神秘  

  

       朋友,宇宙间本没有什么神秘,

  要记住最秘的还是你自己。

  你偏要编派那是什么高超玄妙,

  这样真要使你想得发痴!

  

  世界不过是人类的大赌场,朋友

  好好的立住你的脚跟吧,什么都别想,

  那么你会看到一片欺狂和愚痴,一个平常的把戏,

  但这却尽够耍弄你半辈子。

  或许一生都跳不出这里。

  

  你要说,这世界太奇怪,

  人们为什么要这样子的安排?

  我只好沉默,和微笑,

  等世界完全毁灭的一天,那才是一个结果,

  暂时谁也不会想得开。

          三、前夕  

  

  希望像一团热火,

  尽量地烧

  个不停。既然

  世界上不需要一具僵尸,

  一盆冷水,一把

  死灰的余烬;

  那么何不爽性就多诅咒一下,

  让干柴树枝继续地

  烧,用全身的热血

  鼓舞起风的力量。

  顶多,也不过就烧了

  你的手,你的头,

  即使是你的心,

  要知道你已算放出了

  燎野中一丝的光明;

  如果人生比你的

  理想更为严重,

  苦痛是应该;

  一点的放肆只不过

  完成了你一点的责任。

  不要想,

  黑暗中会有什么平坦,

  什么融合;脚下荆棘

  扎得你还不够痛?——

  我只记着那一把火,

  那无尽处的一盏灯,

  就是飘摇的野火也好;

  这时,我将

  永远凝视着目标

  追寻,前进——

  拿生命铺平这无边的路途,

  我知道,虽然总有一天

  血会干,身体要累倒!

作者简介:穆旦(1918—1977),原名查良铮,曾用笔名梁真,祖籍浙江省海宁市袁花镇,出生于天津。现代主义诗人、翻译家。

主要著作

创作:《探险队》(1945)、《穆旦诗集(1939-1945)》(1947)、《旗》(1948)、《穆旦诗选》(1986)、《穆旦诗文集》(1996);《冬》。

译作:《普希金抒情诗集》(1954)、《欧根·奥涅金》(1957)、《唐璜》(1980)、《英国现代诗选》(1985)、《穆旦译文集》(2005)。

穆旦与妻子周与良(周叔弢之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