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交流天地 - 袁家山学馆与周馥成才
袁家山学馆与周馥成才

谢忠惠  2018-1-18 9:01:22 浏览:536
 

周馥少时所受的教育,主要是在袁家山学馆。因此我们研究周馥成才,必然要研究袁家山学馆私塾先生王介和对周馥的教育和影响。

关于王介和,周馥为他写了墓志铭。从这篇墓志铭中,可以了解到周馥眼中的王先生形象。 

墓志铭中写道,周馥说他一生“因乱奔走四方,遭遇时会,滥邀君恩,洊任封圻,所赖以不旷厥职,免蹈咎戾者,皆先生教导之方也。”在这里,周馥将自己能被朝廷任命,封官晋爵,归因于“遭遇时会”。

“时会”,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机遇。而且,那个机遇,是战争,“长毛之乱”。因为迫不得已,所以说是“遭遇时会”。

即便是有了这样的机遇,官场也是风险之地,不一定就能幸运。但周馥可以说是一生尊贵,福禄寿俱臻。

周馥将自己官场的顺遂,归因于老师的教导。“免蹈咎戾者,皆先生教导之方也。”言下之意,是老师的教导,影响了他的工作态度和作风。正是严谨的作风,让自己一生免于灾祸,得以安稳。

可见,好的老师,不仅传授知识,更在行为习惯和精神风貌上影响学生。

文末,周馥给老师的评价是:“国之桢干”。“国之桢干”,就是国之顶梁柱。什么人堪当此誉?在周馥看来,象王老师这样,耿介做人,和煦待人,忠于职守,以育人为使命的人,虽然不显达于世,但真正称得上国家、社会的柱础。

“国之桢干”这四个字,是周馥对老师的最好褒奖。也是对千千万万在基层踏踏实实,训导学子的老师们最好的褒奖。作为教师,我们应该不求闻达,但求有益于社会人心。

周馥在墓志铭中还给王先生画了一个简笔画:“平生好学乐善,重友谊,奖后进,时亦排难解纷,族党无争讼者。”从这个简笔画中,我们可以想见,这位先生,第一是好学,第二是行为好,喜欢做善事,喜欢交朋友,特别是对晚辈有关爱、有奖掖。同时他还是一位有担当的族长、士绅,承当着乡土社会的公共事物管理职责。有困难的,去帮助。有纠纷的,从中调解。这个村庄,因为有他这样的人治理,人际关系和谐,没有大的、难解的、必须通过衙门判决的纠纷。也就是说,他的能力和威望,维护了家族、村庄的安宁。

至于王先生是怎么教育周馥的,周馥在其自著年谱中也有所记述。

周馥是十三岁到袁家山学馆就读的。“先生初见即许以大器,爱之如子侄,诱掖倍至。”这句话表达了三层意思。一是对周馥的资质和心志,给与了充分肯定。二是,给予了充分的爱与呵护。三是在教导方法上,循循善诱,而且极其细心。这三层意思,也勾勒了一个崇高的师者形象。鼓励、爱、细心、诱导,这是一个教师最美好的品质。

对学业,周馥也有记载。入馆第二年,“始能作时文,每篇可满四五百字。每月逢三六九日,作时文一篇、五言六韵诗一首,限晚餐前交卷。先生间一日讲《论语》二三章。”三年后,周馥十六岁,已经做到“凡乡村有请先生作祭文、书札等件,先生属予代撰。”

十七岁,“于功课之外,作诗、赋、杂著。”

根据这一段时间的记载,我们知道,王先生对周馥的教育,注重的是写作能力训练和传统儒家经典《论语》的讲解。

 


    

纵观周馥的一生,其文风作派,主要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思想纯正。主要体现在热衷于干实事,不务虚名,不贪私利。二是干事谨慎周密。能干大事,是他在晚晴政坛,愈到晚年愈显尊荣的立足之本。三是终生手不释卷,著述不辍。即使是在淮军军营中,有一次李鸿章巡营,发现唯他的案头放有儒家经典。李鸿章所经手的大事,文案大多出自周馥之手。三是文风实在。周馥诗文,注重纪实和观感,少风花雪月。特别是他的诗歌,有类同杜甫的“诗史”之赞。而这些,应该与少时受到王先生的教导和熏陶有紧密关系。

周馥一生在外为官,常常感念老师的恩情,写下了多首怀念在袁家山学馆读书时光和老师的诗歌。晚年回乡,还专程到袁家山祭拜王介和先生。
“一日两餐行四里,终年只觉菜根鲜。心清体健能勤苦,天补聪明亦有缘。”(《忆少年事效白香山体十一首》其一)展现的是一个自在有为,勤勉向上的少年形象。

“六年负笈受心知,鸾凤曾将远大期。四十余年重问路,门生已到白头时。”(《赴周家山祭扫途中作九首》其一)这是五十多岁时回访袁家山。
“头角髫年许出俦,河汾问字六年秋。每逢暮雨常留饭,为念家贫自减脩。鸡酒何时重酹墓,龙泉无分觅封侯。侯芭尚抱冰心在,清白无贻长者羞。”(《四十自寿九首》其一)这既是感念师恩,也是向老师亡灵的告白。

“眼底龙猪一见分,提携望我到青云。廿年兵火悲生死,几辈风霜守典坟。韩信千金酬漂母,魏征十策出河汾。白头报答知无日,泪洒袁山对夕曛”(《王介和先生》)这是对老师的深切怀念。
“地水火风灾劫过,山邱华屋尚依然。伤心六十余年后,白发门生拜墓前。”(《拜王介和先生墓》)这是为老师罹难,自己不能报答师恩而伤心。

 

 

  

(图片:毕昭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