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家族研究 - 周学熙:力争国权的民族工业巨子
周学熙:力争国权的民族工业巨子

鲍青  2018-4-25 18:04:55 浏览:494
 

     

         晚清以降,随着西方资本主义势力的入侵,中国传统的自然经济渐趋解体。在传统经济的废墟上,生发萌芽出新兴的近代民族工业。到了清末民初,一股“实业”浪潮应运而起,涌现出一大批民族资本家,其中尤以“双子星”——“南张北周”最为知名。因为两人在家中都排行第四,所以世人不称其名,而尊称为“南北四先生”。这“南张”,即是晚清状元、实业巨子张謇,而“北周”,则是晚清重臣周馥之子、华北近代工业代表人物周学熙。

 

  与张謇先考中状元,后打破“仕贵商贱”传统,投身实业的传奇经历不同,周学熙于科考屡屡落第,挫败不断,最终仅止步“举人”而已。

 

  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科场的失意,让周学熙开始远离传统仕途,逐渐认同新兴的实业救国思潮。他致力于实业建设,和父亲周馥影响、清廷推行“新政”密不可分。周馥早年跟随李鸿章在直隶兴办洋务,后来任职山东巡抚,皆锐意创新,卓有实绩。周学熙年少即侍奉周馥左右,父亲的言传身教对他影响深远。而父亲宦海浮沉多年积攒的人脉,为周学熙施展抱负提供了良好的舞台。

 

  1898,正当变法维新席卷全国之际,周学熙靠捐纳得到了一个候补道的头衔。但在冗员严重的清末,候补官员众多,实缺却很稀少,竞争非常激烈。周学熙是幸运的,得益于父荫之故,次年即被派往开平矿务局担任会办,涉猎清末实业。

 

  开平矿务局是洋务运动期间由清廷组织成立的专门机构。它开采的煤矿,除了供应轮船招商局和天津机器局所需,还投放国内市场,利润非常丰厚。但随着江苏候补道张翼接手,矿务局开始盲目扩张,耗资巨大,被迫大量举借外债,逐渐陷入困境。为缓解债务危机,张翼决定将开平股权让渡于英商墨林公司。周学熙出于民族大义,拒不副签同意,愤然去职。

 

  英商染指中国矿业,令周学熙对国权丧失忧心忡忡。为了挽回民族利权,周学熙不顾“英商挟外交势力以凌我”的危局,另创立滦州煤矿公司,以相牵制。他的最初设想,是努力将滦州煤矿做大做强,先期制衡开平煤矿,最终收回国权。但八国联军的入侵,让他“以滦制开”的设想沦为泡影。

 

  收回开平矿务的“商战”虽未成功,但周学熙也并非一无所获。他成功收回了开平所属的唐山细绵土厂。细绵土厂源源不断的优质材料,为日后启新洋灰公司的崛起奠定了基础。

 

  周学熙办理实业成绩耀眼,引起了直隶总督袁世凯的注意。1901,天津正处于制钱竭厥,物价腾涨的非常时期,百姓怨声载道,地方局势不稳。袁世凯委派周学熙主管直隶官银号,并兼办北洋银元局,希望他能解燃眉之急。周学熙立即召集机匠日夜铸钱,七十天内就铸出铜元150万两,迅速弥补了货币不足,天津混乱的市面暂时稳定下来。袁世凯“讶其神速,推为当代奇才,因以工业建设相委”,周学熙成为北洋实业建设的领军人物。

 

  晚清之时,直隶因袁世凯倡导,成为全国开展“新政”最活跃的省份,被誉为新政“权舆之地”。周学熙主持的直隶工艺总局,更成为推动直隶“新政”的枢纽。工艺总局内部门类机构齐全,“创设有工艺学堂,以精进工业技术;建设实习工场,以练习工人的操作技能;建有考核工厂,以甄验产出货品质量;还设工商演说、工商研究、设工业售品场”。工艺总局推广技术,推销国货,是近代实业的推广中心。在周学熙的主持下,工艺总局“虽仅具工业之雏形,而实开风气之先声”。

 

  当时帝国主义加紧对中国的经济侵略,大量外国商品涌入,挤压国货生存空间,稚嫩的民族实业步履维艰。为了提高国货竞争力,周学熙将“直隶全省的国货和进口货比较研究,学习借鉴外国技艺,力求创新国货技术”。周学熙还成立劝工陈列馆,凡是“与外洋物品竞争而扩张本国工业者”,皆可以免费展出宣传。在周学熙的鼓励和支持下,直隶近代实业发展迅速,一跃成为全国瞩目的中心。

 

  南北实业的双子星,虽提倡国货自强,却并不盲目排外。20世纪初,张謇和周学熙先后到达日本,考察明治维新的成功经验。张謇在70天的旅日期间,着重考察日本的实业和教育,对比中日两国悬殊的营商环境。当他看到“日本凡工业制造品运往各国,出口时海关并不征税,转运销售若资金不足,政府还予以补助”,对日本“劝工之勤”不胜散羡,并反思中国“有排抑之人,有玩弄之人,有疑谤之人,有抵拒挠乱之人”。他创办国内航运,不仅得不到政府的扶持,阻挠敲诈者甚多,而且“日本邮船会社开创至今,国家补助未绝也”。周学熙在到达日本后,“周历各处,备得工商富强之状”。他在《日记》跋文中,总结“日本维新最注意者,练兵、兴学、制造三事”,“其日用所需洋货,几无一非本国所仿造,近且贩运欧美,以争利权”。他认为,中国必须学习日本兴学办厂的道路,实现民族工业振兴自强。

 

  归国之后,周学熙一心扑在实业建设上。他创立的启新洋灰公司,因为技术先进,销运便捷,很快占领了国内市场,对外国企业取得压倒性优势,实现了他“办工厂争利权”的实业思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