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家族研究 - 周学熙的实业兴国之路(一)
周学熙的实业兴国之路(一)

李贵祥  2018-6-1 10:20:18 浏览:372
 

   

 

         在唐山,知道周学熙的人不少,那是因为周学熙是开滦矿务局和启新洋灰公司两大企业的主要创建者。但是除此之外,周学熙还扶持、创建了数十个其他官(商)营企业,恐怕知道者就不多了。为全面了解周学熙的实业兴国功绩,笔者依据手头的一些历史资料,给大家做一粗略的介绍。

 

周学熙的实业兴国之路自开平矿务局始。1897年(光绪二十三年)周学熙就任开平矿务局董事,被时任开平矿务局总办的张翼派往上海分局任监察。周学熙独身一人住在办事处,勤于职守,办公不分昼夜。全家生活节俭,仅以工资维持,不动祖产积蓄,这就为以后兴办实业积累了资金。由于先生和夫人持家有方,经营有道,所以周学熙一生衣食无忧,事业大成。他在《自叙年谱》中告诫子孙:“是知治家之法,应以勤俭为本。望吾子孙笃守素风,勿忘此训。”当时开平矿务局是官督商办,主要负责人是要有官衔的,比如张翼,他在任开平矿务局督办前是后补道台。为了谋取更高职位,周学熙在1898年(光绪二十四年)8月,遵照朝廷加强海防建设筹款条例,在直隶藩库纳银捐得道员资格。9月,被北洋大臣裕禄委任为开平矿务局会办,10月,提升为总办。1900年(光绪二十六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开平矿务局督办张翼怕矿山被洋人侵占,拟借洋人势力以保全,遂派德璀琳(天津海关税务司,德国人)和美籍工程师胡华(后来的美国第31届总统胡佛)与英国人签订合办要约。由于张翼的自私与无能,中了洋人的吞并之计,使原定的“合办约”变成了“卖约”。从此,开平矿务局变成了英国人的财产。在契约签订时,周学熙坚持原则,维护国家利益,坚决不签字,愤然辞去总办职务,与矿务局脱离关系,表现出爱国知识分子的节操。

 

 同年4月,周学熙受直隶总督裕禄札委,重新试办已经停废的唐山细棉土(水泥)厂(光绪十二年唐廷枢兴办,由于经营不善亏损严重而停产)。周学熙派李希明负责办理,并聘请德国人昆德为工程师。可是由于细棉土厂与开平矿务局同时被英国人骗占,收回事宜几经交涉没有结果。三年后,周学熙由山东调回直隶。此时袁世凯为北洋大臣,周学熙向他进言:“细棉土厂与开平煤矿情形不同,李希明君曾与立约声明,两个月前知照可以收回自办,细棉土厂第二次试办,系鄙人名字禀请北洋批准有案,若以北洋大臣名义与一札文,责成鄙人收回,自可成功”(启新第一届股东常会卷:启新公司创办经过)。袁世凯同意周的建议,下札委办。在昆德和李希明的协助下,几经周折,唐山细棉土厂得以收回。由于英国人的干扰、阻挠,以及八国联军入侵影响,至光绪三十二年秋,唐山洋灰厂得以重新集股正式开办,改名为“启新洋灰有限公司”,周学熙任总理,孙多森任协理(二人均由直隶总督札委),公司性质为官督商办。至民国元年三月,启新改组新公司,完全商办。股东大会选举周学熙为总理,王筱汀为协理。在周学熙的领导下,启新除了主营洋灰外,以后还开办了花砖厂、机制砖厂和瓷厂。其中花砖厂生产建筑装修用墙砖和地砖,机制砖厂生产建筑砖和耐火砖。瓷厂由工程师昆德负责,从国外引进机器设备。瓷胎用机器注浆成型。在这里需要记载的是,德国工程师昆德先生为细棉土厂的收回立下大功,表现出正直、诚信、忠于职守的优良品质。前面提到,三年前周学熙即委派李希明和昆德办理细棉土厂的复建工作,昆德手中掌握有细棉土厂的档案资料。这些资料可以证明,细棉土厂是一个经济完全独立的企业,与开平煤矿只是存在一些财务借贷业务,不存在隶属关系。英国人为了吞并细棉土厂,多次找到昆德索要档案资料,使尽威逼利诱手段,昆德先生不为所动,严词拒绝。对于昆德先生的这一功绩,周学熙在他的《自叙年谱》中写道:“本公司案据要件,均在局中。幸技师德人昆德者,携出保存。英人百计向之索取,以为副业。彼坚不付与,谓:‘此乃中国产业,不能相授’。仍献之于余……昆德之功不可没.……余恐此轶事后之人无从考悉,特表而出之,以告来兹”。我们应该记住这位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昆德先生。(文/李贵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