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交流天地 - 梅小记忆
梅小记忆

郑学军  2018-10-25 10:33:19 浏览:270
 

         我常常梦见那小学校,我常常怀念小学校的那时光、那些人、那些事……

 

小学校现在的名字称谓“梅城小学”。梅城,不过是一个古老的小村庄而已。它,曾经是至德县(今东至)县治之地。

 

宋代著名诗人梅尧臣曾在此任过县令,为官清正,造福百姓,留下诗文和佳话。

 

  从梅城纸坑山走出的至德周氏家族,在长达100余年历史长河里枝繁叶茂,绵延昌盛,人才辈出。

 

别小看小学校,其实校史源远沿革大有来头。1920年梅城人周馥(清廷要员、官居山东巡抚、两江总督、两广总督)之四子周学熙(曾两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在家乡购土地十余亩创办敬慈学堂(今梅城小学校址)。1921年又在此创办宏毅学舍和商业传习所。学校创办不久,军阀孙传芳败北之散兵游勇沿途袭扰,兵祸波及梅城,学校也遭破坏。抗日战争后,1946年周学熙之子周志俊(民族资本家、生前任山东省人大副主任),在宏毅学舍旧址开办“至德周氏私立敬慈小学”。此命名,意在追念先祖吴太夫人及先妣刘太夫人,以颂其功德无量,诚惠桑梓。学校董事会由颜惠庆(北洋政府总理)为名誉董事长,许世英(东至近代名人,曾任段祺瑞政府内阁总理)为董事长,周志俊先生为常务董事。1956年国家对私营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经鲁、皖两省教育厅商议,改私立“敬慈小学”为公办“梅城小学”至今。周馥两代后裔热心办学的业绩,成为流传乡里美谈。

 

梅城小学历史悠久,影响颇大,近代中国两位显赫风云人物担任一所小学的董事长,这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实属罕见。

 

我故去的母亲1970年调此小学任教。“梅小”,便成了我儿时的乐园。我们一家人在小学校生活了16年的时光。我清晰地记得那时校园呈“回”字形布局,此字右下侧为学校大门,古朴厚重、典雅;左右两侧为操场;中间是座大礼堂。校舍皆为平房建筑、砖混结构。学校依山傍水,山为东面县党校后边有“寿字崖”的玉峰山,水是源自迎春、朝霞二洞之水的梅城护城河-----俗称“南门河”,芳名又谓“茹兰溪”。环境清幽,风光宜人。校内还种植了不少的杨柳、梧桐、槐树、桑树、石榴树------如今我还能忆起爬上高高的树干采吃桑葚、石榴的情景。那年月,日子过得很清苦。居是陋室,汲用井水,柴灶做饭。住的房子是旧教室改建的,拥挤、阴暗、潮湿,天花是铺着芦席毡子,家里说话稍微大点声,隔壁人家都能声声入耳。每当夜深人静,天花顶上老鼠们如脱缰野马来回奔突,咚咚作响。取水用的小水桶,有时绳子断了或不慎掉进井里,我那走路似风、衣着如农妇的母亲,便找来一根长长的竹干,绑上铁钩子,总是很快打捞上来。学校有老师们的一群孩子。放学或是假日,小的时候,拎着竹篮子在附近村子里、山脚下捡拾柴草,稍大了便去远山砍柴。最惬意的还是夏天的夜晚,也是农村最忙的“双抢”季节。早早的吃过晚饭,到附近生产队的队部晒场看露天电影。尽管放来放去只是几部老掉牙的片子,但也是看得津津有味,如醉如痴。

 

 

                  1980年梅城小学几个教师的子女在校门口合影

 

上世纪七十年代,“梅小”地处尧渡区所在地,梅城10个自然村及区直部门、县党校、一中,远的有茶厂、齿轮厂、梅城林场的学生都有,生源也多,每个年级有两个班,全校师生有三、四百人。

 

教师男少女多,男教师有胡必正、姚尚培、方应明、江文义、钱石民、周良杰等,女老师有韦玉竹、姚咏莲、阮金英、虞桂荣、胡荷青、胡亚昭、郑伯珍……学校也好像是军营,老师和学生一样,走了又来,生生不息。

 

自从我父母举家迁居到了县城,小学校便离我渐行渐远了。有年春节,我陪同一位别离故土多年、返乡省亲的少年玩伴,徒步探访小学校,眼前矗立的是一幢现代化的教学楼,从门外朝里张望,故园已是一幅新的面影。那些老房子全部夷为平地,那些老树也不见踪影。惟有那一棵石榴树犹存,默默地日夜守望,仿佛在向人述说小学校的过往故事,心中不觉怅然良久!

 

我怀念小学校的旧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