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家族研究 - 大家风范周仲铮
大家风范周仲铮

姚北生  2019-4-15 9:21:45 浏览:100
 

 

名门之后

 

周仲铮,原籍东至县,生在福建,长在天津,启蒙教育始于武汉、上海。祖父周馥(1837-1921)协助李鸿章办理洋务运动达三十余年,曾任四川、直隶布政使,山东巡抚,陆军部尚书,两江、两广总督,是清末有名的擅长外交的人才。其大伯父周学海、二伯父周学铭光绪十八年(1892)同年进士及第,四伯父周学熙,是近代民族工业创始人之一(有南张(謇)北周之说),创办京师自来水公司等,两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其父周学煇,清末举人,清皇室赐二品衔,后一直追随周学熙致力于创办实业,成为民族实业家。

 周仲铮,据周氏族谱记载:“莲全生于光绪三十年甲辰六月初八日子时”(1904年7月20日)。而在其他地方记载出生时间均为1908年。后据她本人说是德国护照上是1908年,不能改,就沿用下来了。其谱名为“莲全”,小名“莲子”,祖父周馥为她题名为“莲荃”,“仲铮”是笔名,原只作为投稿时用,竟用了一生。笔名是自己起的,并赋予她特定的含义,“仲”因她在家女孩中排行第二,“铮”取铁骨铮铮之意、喻刚正不阿且才能出众。观其一生,名副其实。

 

求学之路

 

周仲铮在家排行居中(老四),大哥明相,二哥明和,大姐杏荃,三弟明昌,四弟明椿,五弟明耆;大哥明相、五弟明耆均惜于三岁时夭折。周仲铮三岁时就哭闹着要同和哥荃姐一道上家塾,竟被特许每天在家塾上半天学,因祖父曾办理洋务,推行新政,深知与国外打交道已成为社会发展必然,在他的“中学为本,西学为用”的影响下,周氏子弟不仅要在家塾中学好中文,还聘请外籍教师教学英文或德文。1916年,在周仲铮执意要求下,父母同意她与哥、姐一道学习英文。几年后,她想到学校上学的要求被拒绝后,因受到进步思想的影响,为争取上学,想以离家出走与父母抗争,1921年秋,她给父母留下一封信说明请求,并把《新民意报》编辑部作为和她联系的地址,后到了北京,这件事情在天津当时被称为“周仲铮事件”,人们议论纷纷,观点不一,社会影响颇为深远,一定程度上抨击了旧封建礼教制度。经过近三个月时间,周仲铮与父母谈妥后,回到了家里。接着在参加入学考试时,以双“优”的中英文成绩,被北洋女子师范学校录取,开始了她的学生生活。在离家出走和北洋女师学习期间,她结识了李大钊、马千里、邓颖超、许广平等进步人士,感觉到妇女没有平等自由。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对在女师学习又有些感到不满足,想转到天津名校南开中学,但南开中学不招收女生。为此她写了请愿书并找了11名学生签名,寄给了南开中学校长张伯苓,要求创办南开女子中学,后因经费等因素这件事一时无果。这时南开大学第一次招收女生,周仲铮因没有中学文凭,无法参加考试,只好找父母商量,父亲虽有些不满,但还是找了他的老朋友、南开大学创办人严范孙。1922年她如愿进入了南开大学当了一名旁听生,一年后正式成为大学二年级文科生。在南大学习期间,深受张伯苓校长赏识,曾被他誉为“南开大学模范女生”。还获得了安徽省设立的奖学金,她推辞不受,转赠给了同乡。同时她开始参加抗日爱国运动。在南开大学学习三年后,为逃避包办婚姻,她想到要出国留学,并找人与父母亲游说,最后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周仲铮到英国留学学医,成为周家第一个出国留学的女孩子。1926年9月21日,周仲铮从天津坐船到上海,后乘坐法国邮轮“草原号”经香港,到马赛后并接着和同学去了巴黎。她两次写信给父母想留在巴黎读书,但未获同意,并被告知生活费已寄到英国。她感到失望又无奈,英国的保守冷漠让她沮丧,法国的浪漫热情让她留恋。最后她还是回到巴黎,1926年,她被巴黎政治大学录取攻读政治学。七年后,她成为巴黎政治大学第一个获得博士学位的中国女子。

 

人物春秋

 

书画传世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周仲铮在德国柏林生活异常艰难。为了在异国找到一个合适自己的生存之路,在好友威利·鲍迈斯特尔博士的指点帮助下,拜国立艺术大学马劳教授为师学习绘画。她在国立艺术大学学西洋画三年,1954年又到斯图加特市向威利·鲍迈斯特尔博士学画。在学习期间,她几乎每天笔不离手,潜心钻研,她的灵性和悟性得到充分发挥,巧妙融合中西画法技巧,自成一体。她的堂兄周叔弢评论她的画是“如苏东坡所说:我书意造本无法”。她曾在德国、法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多次举办个人画展,1964年在巴黎获银奖,1970年在科隆国际妇女画展得银奖,1979年在罗马获得金奖。周仲铮在刻苦学画的同时,开始写作,其代表作《小舟》曾是德国畅销书,中、英、法、德、荷文译本也相继出版,是她的成名之作。《小舟》主要记述了她自己童年、青少年时难忘的往事,从一个养尊处优的少女到反抗封建束缚的斗士,既写了她的执着追求,又写了她的软弱,也写了内心惨痛的煎熬。在《小舟》之后,她又写了《十年幸福》、《金花奴》、《树王》、《小采鱼》、《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其中《金花奴》是她凭想象写出她的祖母被卖到周家当佣人,后来成了祖父的第三位夫人,生下父亲后被赶出家门的一生悲惨生活。1985年她写了一首《祖母的血在我身上流》来纪念她的祖母。她的祖母李太夫人墓位于尧渡镇梅山村梅山寺南宝衣坞。睹物思人,历史沧桑。周仲铮生前是德国作家协会、画家协会会员,她的名字列入了“莱茵河畔的女作家”之列,成为公认的知名作家。北京现代中国文学馆开设的第一个海外华人文库就是周仲铮文库。

 

文化“大使”

 

 周仲铮在国外生活了60多年,但她始终热爱中国,思念家乡。为了传播中国文化,她四处演讲多达300余次,写了大量反映国家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方面的文章,促进中德文化交流。在国外,她非常关心和支持侨团工作,她是“西德华人联谊会”的创始人。她的散文集《海外心声》收录了其中的重要活动经历,彰显了她的拳拳爱国之心。自1978年回国探亲后,开始向国内赠送书画,支持祖国文化教育事业,以报答祖国的养育之恩。1982年,她把佳作300余幅赠送给天津艺术博物馆,1988年将190余件书画作品送给中国现代文学馆,1995年又把平生百幅佳作慷慨捐赠给炎黄艺术馆。在向国内赠画的同时,还向国内赠送外文原版图书等。向北京图书馆赠书超万册,向南开大学图书馆赠书达万册,还向天津图书馆、中国现代文学馆等单位赠送图书。后来,她还将天津变卖房产所得捐赠给天津美术学院(前身是天津女师)设立“周仲铮奖学金”。她在德国波恩生活40年,始终不渝地推动中德文化交流,波恩市政府给予她至上的荣誉。1995年8月16日,周仲铮在中国驻德国大使梅兆荣和波恩市长贝贝尔·迪克曼的见证下,在“波恩金书”上签名。“金书”签名只给予来访的国家元首和政要,如系社会名流则需经波恩市议会决议通过。当时在“金书”上签名的中国人仅两位,周仲铮是其中一位。1995年12月20日,她在波恩国家艺术博物馆接受了奥古斯塔—马克纪念章。

 

两次婚姻

 

周仲铮在同封建礼教抗争中,反对包办婚姻,争取婚姻自由。第一次结婚是在巴黎,丈夫是她南开大学的校友,同坐“草原号”邮轮来到巴黎,在巴黎相处七年,小说《十年幸福》就包含这七年。在他们学业有成之时,在同学们祝贺声中,两个人结成伴侣。丈夫叫李雄飞,出生军人家庭,他弹一手好月琴,是那诱人的月琴声深深打动了周仲铮的心弦。他们育有一子,名柏林,根据李家辈行,又名建林。留学十年后,1936年9月22日,他们一家三口回到天津。见过家里人后,定居在北平李家老宅。周仲铮不适应当一位富家少奶奶和在大户人家做媳妇的生活,感觉成了笼中鸟。在对孩子的教养等方面与家里人闹得不快,想单独组织小家庭又与丈夫谈不拢。这样的日子让她感到失望、伤感、怨恨。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远房侄女叔昭(叔昭后为台湾作家,其祖父是周学海,父亲是号称“邮票大王”的周达)从国外回来,告诉她有个叫克本的德国青年带话给她,他永远等着她归来。他和周仲铮夫妇是在巴黎认识的,克本对周仲铮一往情深。这次带话扰乱了周仲铮的思绪,以“我想到国外工作”作为答复。几个月后,叔昭带来克本寄来的旅费和为她在外国找好工作的许诺。几天后,她为了自由去国外找工作,又到了巴黎。行前只给杏姐和李雄飞各写了一封信,叫杏姐把柏林接到她家去住,告诉丈夫她去国外工作。周仲铮到巴黎后,又找到了留学时的欢乐,开始她并没有答应克本的求婚,因为她心里始终牵挂着她的儿子。事又凑巧,杏姐来信告诉她,柏林因患脑膜炎而医治无效,如此横祸让她后悔至极,痛苦至深,她再也不想回到那个家了。克本是德国普鲁士贵族后裔,祖母是德国望族,母亲是波兰贵族,他为了真爱脱离了家庭,放弃了继承权。周仲铮为其真情所动,在同李雄飞离婚后,1940年6月12日与克本结成秦晋之好。他们婚后有了一个孩子,不幸一岁多时夭折。

  

叶落归根

 

1972年中国与西德建交后,周仲铮开始申请回国探亲,直到1978年才办好签证。1978年、1980年、1982年、1988年四次回国,周仲铮都与丈夫克本一道。回国后,走亲访友,故地重游,与国内有关图书馆和学校商定捐画赠书事宜,以及参加一些赠送书画仪式。1988年,她曾经两次受到邓颖超邀请去做客,并互送礼物。邓颖超曾对克本说他是中国人的女婿,克本兴奋不已。1994年10月7日,克本在波恩家中逝世,周仲铮在哀克本先生中写道:“你是不是在那里等我?”。1995年,周仲铮第五次回国,在克本去世一周年之际,克本骨灰在北京万安公墓安葬,圆了他死做中国鬼的夙愿。克本去世后,她准备回国定居,不幸于1996年8月31日,她带着未了的遗愿和无尽的乡愁悄悄地走了。1996年11月3日,她的骨灰送回北京,在万安公墓与克本合葬,完成了他们牵手时“生无离死无别”的始愿。

 

最后将她寄回家乡的《乡恋》诗作为我们对她的一种怀念和敬意。

 

“小桥流水似江南,梦里还乡总未还;

愁问莱茵河上水,可能流到我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