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交流天地 - 东至周氏家族与唐山寺的渊源
东至周氏家族与唐山寺的渊源

姚北生  2019-5-9 16:01:57 浏览:118
 

 

东至周氏家族世代福泽延绵,家学渊源,据周氏宗谱记载家族始祖为“东周君鸠牧”,世代为官,周家第34世祖周访(646-719年)即东至周氏始祖,由徽州婺源七都迁建德(今东至县)秧田畈。至周繇(841-912年)(唐咸通十三年(872年)进士,诗有盛名,全唐诗有《为宪集》一卷,时称“咸通十哲”)时迁至至德县城东门外纸坑山。周泰星(1080-1143年),宋徽宗时,“以武功授振武将军”,在辽宋相争期间,他怀才抱德“尽忠于宋,不愧于天”。周馥(1837-1921年)协助李鸿章办理洋务运动达三十余年,曾任四川、直隶布政使,山东巡抚,陆军部尚书,两江、两广总督;其长子周学海、次子周学铭光绪十八年(1892年)同年进士及第,四子周学熙,是近代民族工业创始人之一(有南张(謇)北周之说),创办京师自来水公司等,两任北洋政府财政总长;六子周学煇,清末举人,清皇室赐二品衔,后一直追随周学熙致力于创办实业,成为民族实业家。曾任第六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周叔弢,曾任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志俊,现代中国著名的佛学家、佛教教育家、佛教文化学家周叔迦,“中国邮票大王”周达,戏曲史专家周明泰,旅德画家作家周仲铮,翻译家周煦良,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周一良、北京外国语学院教授周珏良,著名昆曲演员周铨庵,数学家、美国霍布金斯大学教授周炜良,神经生理学家、美国斯丹福大学教授周杲良都是周氏后裔。

 

   

 

唐山寺位于东至县城南十六公里官港镇秧畈村,寺周群山起伏,山水相依,乔木垂荫,瑞竹呈祥,鸟语花香,身在其中,无闹市之喧哗,无琐事之烦心,可谓世外桃源。大佛殿坐西朝东,后山峰秀曰“佛祖宝座”,殿前双峰对峙曰“双狮守门”,周围山势有“九龙戏珠”、“黄龙出洞”、“金龟下海”、“猛虎跳跃”之说。古寺始建于唐高宗显庆五年(660年),据墓塔碑石记载:开山祖师习成,法号大用,原系镇江金山寺弘法紫衣大德和尚,据传是唐僧玄奘的弟子。唐山寺保存有“佛法僧宝”玉印,开山祖师墓冢,明清时期高僧圆寂古塔、墓等四十余冢,历代重建唐山寺石刻碑记。20世纪50年代,唐山寺地藏殿、十王殿被拆除用建公房,“文化大革命”初期,因修建水库,仅存的唐山寺和周氏宗祠拆除殆尽,寺内和祠内物品后来大都毁尽。至1993年,自筹资金重建小寺庙,请来佛像。1994年农历十月十九日举行大佛殿主体地基奠基法会,破土动工。1995年农历三月初十举行上梁庆典法会。2012630日在大佛殿举行“大雄宝殿”挂牌仪式。2014年正月初十,重修一新的周家山唐山寺举行菩萨开光盛典。唐山寺历经风雨,多次毁于兵燹。屡毁屡建,与周氏家族的渊源不无关联。

 

周访避乱于唐山寺

周访(646-719年),字咨臣,唐高宗李治时任御史中丞,后调任荆州刺史,天授元年(690年)武则天代唐称帝,周访因避武则天之乱,遂弃官归,自号曰隐庵,隐居山里,自徽州婺源迁筑于秋浦之秧田畈,其后秋浦析置至德,五代时改为建德(今东至),以唐山寺作为避乱之所,过着与世隔绝,与世无争的生活。周访为东至周氏始迁祖,在此生息繁衍,访生廷达,廷达生濬,濬生则迩,则迩生承明,累世皆隐居诵读,秉持忠孝传家,诗书启后的家风。至五世组承明生四子,长曰缙,次曰绅,三曰繇,四曰繁;缙、绅迁于舒城,繇、繁迁于城东纸坑山。周氏四世以上祖墓均在周家山唐山寺周边。

 

周繇舍宅而建唐山寺

周繇(841-912年),字惟宪(或为宪),为皖籍历史文化名人,晚唐诗人,唐咸通十三年(872年)进士,诗有盛名,全唐诗有《为宪集》一卷,诗如警句,语藏禅机,有“诗禅”之誉,与许棠、喻坦之、任涛、温宪、郑谷、李昌符、张乔、张蠙、剧燕、吴罕、李栖远十二人,称为“咸通十哲”(“咸通十哲”是活跃于晚唐宣宗至昭宗年间的寒士诗人群体),其弟周繁(845-907年)性孝友,学问深醇,品行高洁,亦以文行著,时称“至德二周”。周繇先试官秘书省校书郎,乾符中(877年前后),调河南福昌县尉。黄巢兵起,归隐九华山,与张乔、许棠、张蠙,形成名响文坛的“九华四俊”。中和中(882年前后),王徽奏为至德令。后辟襄阳徐商幕府,检校御史中丞。周繇后迁筑于梅城纸坑山,此时唐山寺几近荒废, 周繇、周繁兄弟迁于纸坑山后,将房屋交给唐山寺,使唐山寺得以为继。周馥在《周氏宗谱》谱末跋语记曰:“繇、繁二公舍秧田畈宅为寺,迁居纸坑山,秧田畈所舍之宅即今唐山寺也”。现唐山寺保存的《周家山祠堂记》载:“中丞兄弟因舍所居宅为兰若(兰若为梵语“阿兰若”的省称,即寺庙。杜甫《谒真谛寺禅师》云:兰若山高处,烟霞障几重)”。唐山寺“清光绪实贴唐山寺晓谕”(碑长120厘米,宽60厘米,高15厘米,四边镶着云彩图案。是清光绪伍年(1879年)拾贰月,钦加五品衔特授建德县正堂加十级记录十次李(时建德知县李如篪,河北省宝坻县人,举人,光绪二年至五年任知县),是官府为处理唐山寺庙产业及山林而立)碑文也记载周氏先祖唐时弃官隐居于唐山,直至六世方舍唐山宅第为寺,迁居城东纸坑山,并将唐山易名周家山。据清宣统二年(1910年)《建德县志》记载:“唐山寺在县南三十五里,昔系周繇舍宅为之”。

 

周馥率众募资重建唐山寺

清光绪戊寅年(1878年)周馥携夫人回乡探望病重的母亲,6月,周母叶太夫人病逝,周馥悲痛伤感,“贫不克养,贵则亲亡,于世怎能心安”,遂不作经世之想,在家守孝三年。据周馥后来回忆说,他幼时就知道族人曾悬周氏宗祠匾额于唐山寺。后寺庙又毁于战乱,然自清朝以来,周氏子孙很少到唐山寺,至道光末年情况更糟,周家山为不良寺僧所侵,邱陇遗失,唐山寺后周氏祖墓族人失祀多年,遂不知墓之所在,拜扫都难以进行。光绪五年(1879年),周馥为劝捐重建庙宇并清理祖茔庙产,请求官府处理山场和寺产,据清光绪五年(1879年)“清光绪实贴唐山寺晓谕”载:因清咸丰初年,兵乱致庙毁僧逃,无人理事,庙产及田地山场被人侵占。经周姓家人呈报,现准误占庙产和误砍山林者,准其自行归还,既往不咎。倘有从前凭公正绅董为庙事转卖与人执事,有契可凭者,由周绅措备原价赎回归庙。自示之后,各宜恪遵,切切特示。周馥在家守孝期间,解决好田地山场和寺产后,针对唐山寺现状,周馥邀集乡贤,于光绪庚辰年(1880年)牵头出资重建唐山寺,据周馥《重建唐山寺记》载:“余邀首士抄溪山许恩洞、小麦铺陈万和、濑滩计振兴等分投募资一千数百元照旧式复建,众首士以为数十里斋醮之事均归庙僧应之不可废也,数月间竟集银一千数百元,得速成且选僧名脱凡者住持,脱凡颇勤苦力作,田尽垦辟,香火始盛”。为祭祀唐代葬周家山之祖,周馥鸠集族人于光绪壬午年(1882年)按照原来的规模复建周家宗祠三楹于寺右,历经十月,按谱牒立栗,谨供祀葬此山者。据清宣统二年(1910年)《建德县志》记载:“唐山寺在县南三十五里,昔系周繇舍宅为之,今其后裔周馥重建”。重建后的唐山寺有地藏殿、十王殿、大佛殿、观音殿、文昌阁等。文昌阁前建有状元台,大佛殿后侧建有小心亭。周馥(清光绪十四年)曾作《赴周家山祭扫途中作》:     

两面青山树万枝,车声轭轭路逶迤。

一肩行李黄尘晚,记得垂髫上学时。

当年落魄避兵场,今日衣冠迓道旁。

席帽篷车仍故我,世人眼底自炎凉。

曾闻绰楔表祠堂,又扫荆榛起栋梁。

莫怪未衰生白发,半生眼底几沧桑。

 

周绍良情系唐山寺

周绍良(1917年—2005年),生于天津,祖籍安徽省东至县人。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所长、北京市佛教协会名誉会长、为著名佛学家、红学家、敦煌学家、古代文学家、收藏家、文物鉴定专家,第七届、第八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委员会委员,国家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顾问,文化部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系已故中国著名实业家周学熙之孙,父亲周叔迦为著名佛学家和佛教教育家、曾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学院副院长。20世纪50年代,唐山寺地藏殿、十王殿被拆除用建公房,“文化大革命”初期,因修建水库,仅存的唐山寺和周氏宗祠拆除殆尽,寺内和祠内物品后来大都毁尽。1993年始,当地人准备重建唐山寺,征得县宗教管理部门的同意,并要求周氏族人证明唐山寺与周氏有关情况,相关情况为:周氏一世组周访在唐时弃官归隐路过唐山寺,见其地势佳丽,择地而居,历六世传至繇、繁二公舍宅为寺,迁居纸坑山,寺庙旁设祖茔并有僧人供奉香火。并致函周绍良,周绍良在19941019日的回信中曰:“知唐山寺在修复,也大好事,不知庙中塑像情况若何”。并自谦“要我为家乡庙(唐山寺)写对联,实在没有这能力,只好拖下来”。但答应找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先生题写唐山寺的寺额。同年1119日,随函寄来赵朴老写的唐山寺匾额(匾额为“唐山寺”及“大雄宝殿”)。周绍良为支持唐山寺建设,于199544日致函九华山佛教协会会长仁德法师,函曰:“敝邑东至有唐代一小庙名唐山寺,已历千年,惜于文化大革命被毁,现在邑人亟拟修复,但以穷乡僻壤,资力单薄,目前虽已大殿奠基,但后继乏力,而工程浩大。大法师皖省领导,是否代为发起募缘活动,愚亦当追随法旨,加以促成,俾使古刹名蓝,不致全废”。邑人为修建唐山寺,将募修唐山寺“捐启”寄给周绍良,1995430日周绍良回信云:“捐启也看到,这捐启是不合用的,因为联系人必须有出家人带头方可合适,如果只是在家人,外界还会疑心是骗钱的,所以得重印一份才合适。现在抄了一份全国汉传佛教寺庙名单,随信寄上,可照这些地址发信为妥”。周绍良所抄汉传佛教寺庙有百余家,注明每座寺庙的详细地址、住持和联系电话,可谓用心良苦、考虑周全。1995510日,为重建唐山寺募捐取得好的效果,周绍良以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名义联系九华山仁德大法师共同作为发起人,发出“恢复重建唐山古寺募缘倡议书”,“恳求国内外护法高僧大德,善男信女居士发广大慈悲心全力支持,功德无量”。唐山寺成立筹建委员会,负责人为释果喜,唐山寺住持为释觉应法师,周普良居士为联系人。周绍良在为唐山寺发起募捐的同时,自述作为工薪阶层,个人经济能力有限,但从他19961126日的信中可以看出对唐山寺建设的支持。信中云:“明年我写的一本书是否可以出版,如出版可以收些稿酬当量力捐助一点”。

自唐至今一千三百余年,唐山寺历经历史风霜,数毁数建,几荣几损,始终得以延续,纵观其历史进程,周氏家族与唐山寺的渊源可谓至深。先由唐御史中丞周繇舍宅而建,再由周馥重建唐山寺,后有周绍良不遗余力支持唐山寺建设。一方面周氏远祖周访为避武后革命曾以唐山寺作为避难之所,另一方面有周氏先祖墓葬在周家山,为祭祀先祖并在寺旁建有周氏宗祠,自周繇迁居梅城纸坑山后,墓、祠与山场平时都由唐山寺管理。人称唐山寺为周氏唐山寺应在情理之中。如今的唐山寺虽不及当年盛时的规模,处在建设发展阶段,但其身处群山环抱之中,环境静幽,人们到此即可观景,又可寻古,更重要的是一个传奇家族与一座古寺背后的故事有待更多的人来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