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咨询热线:0566-7029901

 

    最新图文
    热点文章
    关于我们
      纸坑山周氏远祖是唐代的中丞周访,由徽州迁至东至。后裔中有唐末大臣周繇、宋朝武将周泰星等。 近代自周馥始,枝繁叶茂、绵延昌盛,发展成庞大的家族,对近代中国经济社会产生了极大地影响。 究其因:崇文重教博学慎行,笃信仁厚家风端淳,乐善好施桑梓情浓,有强烈的民族意识和坚韧的开拓创新精神。 我们成立周氏文化研究会,开辟网站、博客平台、出期刊、举办研讨会、报告会,就是为了更好地挖掘、交流周氏文化,让周氏文化精髓在乡里得以传承、发扬光大;促进海内外周氏后人的联谊和对家乡建设的关注、支持;促进周氏人文资源的开发、利用。 ————《了解周氏家族》
联系我们

  • 电 话: 0566-7029901
    传 真: 0566-7029901
    地 址: 东至县尧渡镇至德路26号信发集团六楼
    Q Q: 群号:121012533
    群主个人:78692373
 
轶事史话 - 云雾坑寻周馥
云雾坑寻周馥

陈忠  2019-3-20 11:26:57 浏览:184
 

 

 

   离开安徽东至县梅城纸坑山周馥故里,我们驱车一小时,去34公里外的云雾坑拜谒周馥墓。我们是在去鹅湖书院的途中得知周馥故里在东至县的,特意绕206国道前往。

   来到云雾坑,沿着蜿蜒的乡间水泥小道,一路开到尽头,前方就是云雾水库。停下车,再折转回头,从一处不显眼的小岔道徒步上山,拐一个弯,眼前突然出现一条道:两边长满了扇形的蒲葵,杂树乱草间,有几块零碎的瓦砾和残破的石碑。我们看见了右边的一尊孤单而仍显威猛的虎兽,左边只残留一块石座,想必原来也有一石兽。再往前,神道两边各有两尊残损落寞的翁仲水泥塑像。  

     走过荒草萋萋的神道,一条弯曲的土路牵引着我们走上山坡。拐了几个弯,便看见了一座坐落在半山坡上的坟墓。坟墓坐东朝西,前有植满柏树的陡崖,墓前有护坡和拜台。残破的拜台上,墓碑犹在,碑上图文雕刻精美。走近仔细一看,碑文还比较清晰:清授光禄大夫陆军部尚书两广总督显考乡贤公墓男周学(渊熙辉)敬立。坟墓两旁及后方是石头和混泥土筑成的护土墙,后方正中,也嵌有一碑,碑文除周馥的官衔和立碑者外,还刻有立碑年月、所葬山名。

 

 

  

    我点燃了一支香烟,竖立在墓碑前,袅袅的白烟,飘落在杂草蕨叶之上。  

    垂手默立站在墓前,我们四人怀着崇敬之情,三鞠躬。  

    礼毕,想着墓中长眠的人是中国近代开埠史上第一个在济南上请自开商埠的山东巡抚周馥,我思绪万千……周馥继任山东巡抚和兵部尚书时,济南曾接连发生过几起涉外事情,其中,最让周馥感到揪心的,是德国借中日战事之时,乘机强租胶州湾,并私修胶济铁路,霸占沿路矿山,掠夺山东物资。随着胶济铁路距离济南越来越近,具有改革派的远见卓识和开拓进取精神的周馥感觉到,或许这条贯穿胶东半岛与鲁中大地的铁路线,会给济南这座古老的城市带来一场关乎社会经济的重大转变。  

    1904年6月,一列从青岛开往济南的火车,呼隆隆地开进了济南胶济铁路车站。斯时,在珍珠泉大院的山东巡抚周馥,并没有像一般的老百姓那样,面对着喷着粗气的巨大怪物感到惊慌和不安,而是心里有了一丝欣喜。原来,一个月前,他与已经升任北洋大臣、直隶总督袁世凯密谋策划的《直隶总督袁世凯等为添开济南潍县及周村商埠事奏折》,已得到清朝廷的批复:正式批准山东自开济南等三处商埠。  

   《济南商埠开办章程》确定,商埠范围在西关胶济铁路以南,东起十王殿,西至北大槐树,南沿长清大道,北以铁路为限,东西不足五里,南北约二里,共占地四千多亩。商埠区内有华洋贸易处、华商贸易处、堆货处、西人住宅处、领事驻扎处以及花园、菜市、营房等。  

    火车的到来,无疑给靠近胶济铁路线的济南商埠带来了快速发展的良机,同时,也有效地阻止了德国人对山东利益的窥视和侵占,并大大地拓展了济南城市的发展空间,使其具备了近代化文明城市的格局。  

    济南开埠后,经交涉,德国被迫撤去沿路驻兵,归还矿山。同时,周馥还将周村、潍县作为济南分关,一省之内,三地同时开埠,这是前所未有的。作为一个改革派官员,周馥倡导的“自开商埠”政策的实施,无疑是近代中国有志之士们抵制西方列强经济侵略的一次主动出击。  

    坟墓是隆起的,长着些野草、野花、野菜,虽覆盖着些落叶,却无荒败之景。  

    唯有寂静。  

    寂静, 如斑驳的苔藓。

 

  

    我看见残垣上有一片青绿绿、毛绒绒的苔藓。弯下腰去,迎着正午的阳光仔细看过去,那一片片细小的叶子,透着冬日的阳光,像翠绿的碎玻璃一样。这些并不卑微的细小生命,不在乎天地间是否有阴晴圆缺,人世间是否有悲欢离合,是否遭人践踏,是否被人冷落,它们就这么顽强地向上生长着,就这样静静地守护着、抚慰着一座寥落的墓地。  

    不知道在我们来之前,有没有别的济南人来过此地。  

    济南人是不应该遗忘周馥的。  

    在山东任职期间,周馥曾大力兴办新式教育,倡导建立了济南第一所师范学校——山东师范馆,创办了济南最早的山东地方政府的官方报纸《济南汇报》,主持设立了当时全国办得最好的农场之一——山东农事实验场,还在济南设立了树艺公司、蚕桑总局和缫丝厂,促进了济南的城市经济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其子周学熙,还是山东省第一所官办的高等学校——山东大学堂(山东大学前身)的首任校长。  

    香烟燃尽了。草木稀疏,没有虫鸣。  

    我们来过了。  

    不是前来游山玩水,也不是为了许愿和还愿。我们风尘仆仆几千里前来,只是为了一个人,为了一种情怀和一丝感念,我们来寻周馥,如此而已,如此纯粹,如此慰心,却值得回味,回味无穷。  

    墓地前,几棵青冈树,挺立得很直,直插云霄。

 

 

 摄影:陈忠

  陈忠,字明谦。笔名:姬枬,男,1960年出生于济南,祖籍河北,山东师范大学专科毕业,2007年就读山东大学作家研究班。九三社员。曾在《金融导报》、《中国妇女报》做过记者、编辑,系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山东省作协会员、山东散文学会副会长、济南作协主席团成员、济南市作协副秘书长。出版个人诗文集《在夜的旷野上》、《让面孔呈现面孔》(与人合集)、《空中之巢》(与人合集)《二重奏:羽毛一样轻舞》(两人集)《漂泊的钢琴》(获济南市政府首届“泉城文艺奖”文学创作奖)《青苔上的月光》(获济南市政府第四届“泉城文艺奖”文学创作奖)《徐志摩与济南》《四重奏:济南的回响》(四人合集)《济南往事》(与魏新合著),《走读济南》(即将有广东旅游出版社出版)并在《人民文学》《文艺报》《星星》诗刊《诗选刊》等几十家国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